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小莉的秘密—驾校里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结婚的时候老公在部队并没有取得几天的假期,所以这次的假期非常宽裕,前后有十五天假期。这是和老公结婚以来我们相处时间最长的一次。

  我也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天天和老公腻味在一起。小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愈加巩固。

  原本是和老公打算这些日子都住在老公家里的,可是爸爸妈妈非得也要我们回娘家住住,虽然老公住在我父母家不是很习惯,但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硬着头皮和我一起回了娘家。

  「老公,我们出去转转嘛!在家里都待了一整天了!」我做在沙发上抱着老公磊磊的胳膊一边摇晃着一边撒娇道。

  「天都热死了,迟点再说吧!」老公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里的球赛随口敷衍着我。

  「不嘛!我现在就要出去,你看现在都五点多了,太阳公公已经下山了哦!

  走嘛!走嘛!我的好老公。「我撅起小嘴哄着老公。

  这时候妈妈端着刚切好的西瓜走来「我说磊磊啊,你就陪小莉出去转转吧,你在家都看了一下午电视了,这样对你的眼睛也不好!」因为妈妈发话了,老公自然不好再坚持下去。勉强的站起身来,抖擞了几下身体道「好吧!妈!您要带什么东西吗?我们出去顺道给您带回来。」「不用了,如果你们方便的话就去趟超市帮我买瓶酱油回来。」妈妈笑嘻嘻的对着我们说。

  「恩!」「要海天的哦……!」其实我很喜欢那种挽着老公手臂逛街散步的感觉。那种幸福和归属感是无法比拟的。以前上大学的时候,我和老公并不在一个学校里,所以每当看到校园里别的情侣这样,心里难免会觉得很落寞。毕业以后老公就去了部队,所以我和他能这样一起逛街的机会并不多。

  可能是受了我的感染,在外面逛了一大圈后,我和老公都没有立刻回去的意思。走到了小区的门口,我们却心领神会的手拉着手绕道小区外墙的小路,饶远路从小区的后门回家。这条小路很少有人过来,即使有,那也是一对对的年轻情侣。

  被老公牵手的时候,心里顿时觉得暖洋洋的,看着老公的侧面,忽然觉得好爱老公,想想自己以前做过的那些出轨劈腿的荒唐事,忽然觉得好对不起老公!

  老公,以后我再也不那样了!

  「老公,我爱你!」虽然说的很小声,但是耳尖的老公已经听到。

  「什么?」对于我忽然来这么一句,老公显得有点意外!

  「没听见就算了?哼!」我撅起嘴巴耍起了小女人的可爱。

  「呵呵!听见一点儿,你说~ 你爱我?嘿嘿!再说一次,大点声儿?」「讨厌!你好坏!」我挽起老公的手臂靠在老公的肩膀上撒娇道。

  正当我依偎着老公肩膀幸福漫步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嘈躁的汽车喇叭,其实这条小路,比来就比较狭窄,即使通行汽车也只能算是单行线。我和老公侧身想避开让汽车先通过,可是汽车的喇叭却一直响的不停,声音急促刺耳,我和老公都觉得十分厌恶。

  我们侧身避让汽车的时候,汽车的速度却减慢了下来。一辆白色的普通桑塔纳,「哼!破车!」我心里暗暗地说道。车门上还印有「兵子驾校」的字样,原来是驾校的教练车。那也许车里的人是新手吧。想到这里我和老公也就释然了许多。毕竟是新手不太懂得行车礼貌,可以理解。

  见到我们避让,汽车却几乎停了下来。车窗并没有关,不自觉的透过车窗看向车内,车内做着四个染着金黄头发,嘴巴里叼着香烟的年轻人。伸头也向我们张望着,一看就像是些小混混。老公见到也愤愤鄙夷的怒视了他们一眼。

  「嘘~ 嘘~ !嗨!美女!身材一级棒哦!」其中一个纹身的黄毛青年,用极其猥琐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还吹着口哨调戏着我。虽然没有脏话,但是言语之间充满了下流的气息。

  「你说什么呢!」老公一手护住我揽过身后,一手怒指着那个出言挑衅的黄毛。

  我知道在我老公面前这样的出言调戏我,对于我老公来说就是一种极大的侮辱。可是见到对方人多,也生怕老公吃亏,所以赶紧拉住老公的手说「磊磊!算了,别和他们计较了!」「我操!你他妈的什么东西!?还敢指老子!」那个出言挑衅的黄毛好象显比老公还要气愤,拉开车门走了下来,丝毫不让步的也指着老公。

  此时我看见这个黄毛青年的上身纹着一条巨大的青龙,同时车内的另外三个不良青年也下车把我和老公围了起来,看到他们气势凶凶,我就更怕老公吃亏了,握紧老公的手小声说道:「磊磊!算了!」。

  我知道以老公的脾气一定是会和他们打起来的,所以赶紧小声的劝老公。也许是我在旁边,老公也怕会伤到我,指着对方的手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但是这样的举动却让那个出言挑衅的黄毛愈加得意「操他妈的!还敢指老子!

  老子说你女人身材好是给你面子,不知死活的东西。」说完竟然伸手过来要摸我的脸。

  「啊!」我惊叫一声赶紧向后躲开。

  只见老公闪电般的出手,一下就握住了那个黄毛青年伸出的手指,用力一掰。

  「哎哟!」只听见那个黄毛痛苦的惨叫一声,瞬间就跪到在了老公面前。

  「蹲下!」老公一边冲我喊道一边迅速的出手。我赶紧抱着头蹲在老公的后面。顿时就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都那么混乱。不停的有人跌倒在地。透过余光才发现倒下的全部都是那些小混混。不过混乱很快就结束了。

  「走吧!」当老公拍了拍双手拉起我的时候,我发现那四个小混混早已被老公打倒在地,全然没有了刚才嚣张的气焰。尤其是刚才那个要伸手摸我的纹身黄毛,纂着自己的手指痛苦的倒在地上翻滚着。

  「这次是给你们个教训,以后别让我在这里见到你们。滚!」老公一边护着我,一边指着躺在地上的小混混们威严的说道。

  此时这几个小混混已然不能说话,只是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当我和老公走到远处的时候,我才晃过神来,看着老公的侧影,顿时觉得雄伟挺拔,小女人的心态不禁发作,猛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你干什么?在外面呢!」老公对我这个忽然的举动有些惊讶!

  「你今天真象个男子汉!」我窃笑道。

  「呵呵!你说什么呢!那我以前就不是男子汉了吗?」老公也得意的看着我说。

  「哪有哦!今天可是你第一次为我打架呢!觉得好幸福!就像电影里的一样!」「哎!你们女人,真是搞不懂!难道你要你老公我天天在外面为你打架吗?

  还笑!?都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不过要不是因为你在场,我早撒开架势把他们废了。「「哈!那人家就是喜欢你这样嘛!喜欢你为我不顾一切,对了!老公,你没受伤吧?」「傻瓜,我当然没有受伤了,你以为老公我这几年的兵是白当的吗?只是那个领头的黄毛要多休息些日子了。」「啊!怎么了?老公你下手会不会太狠了?不会影响你在部队的表现吧?」「呵呵!没什么事,只是他手指断了,能接上去的,这些小混混就得给他们点教训。再说了他们又不认识我们。他们哪里找我们去!」「老公你真棒!我爱你!」「傻瓜!哎呀!你妈叫我们买的酱油呢?」「啊……!」……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眨眼老公就结束假期回部队了。自从和老公的结婚以后,距离老公调动回老家所在的城市需要很多手续,部队里的组织结构导致很多事情一拖就是好几个月。婚后我也一直住在老公的父母家里,也就是公婆家里,幸好那里有为我们装修过的一间房。

  婚前的时候我的父母说好要给我买一辆小汽车做为嫁妆,可是因为老公一直没有时间和我去看车,所以到现在都没买。但是我学习驾照的事情就被提上了日程。

  不过提起这件事情还是满不愉快的,老公的父母老是说我们买车买的不是时候,应该把我父母给我买车的钱存起来,好好过日子,或者预备以后生小孩用。

  为了这件事我心情弄的一塌糊涂。不过在我倔强的坚持下,还是报名学了驾驶。

  其实我本来是想住到自己父母家里,毕竟距离市区很近,在这里学车方便而且驾校也很正规。可是熬不过老公父母的坚持,结果就在镇子上一个什么熟人那里报了名。他们嘴巴上说是因为熟人,教起来尽心,可是在我看来他们就是想图便宜,省点钱。

  但是为了不给老公太难做,我也就勉强答应了!算是妥协了!不过自从我第一天开始和这个公婆嘴里所说的熟人学习驾驶时,我就后悔了。什么嘛!一辆几乎快要报废的破桑塔纳,拥挤上五个学员。每次每个人只能练习一点点时间。

  其实我最讨厌的还是这个王教练,典型的电影里的坏人形象,听别的学员说他是因为小时候得过什么病所以脸上全都是一些小坑坑,皮肤棕黄,还因为长期抽香烟,弄的一嘴的黄牙。

  一说到他抽香烟,我就特别郁闷,其实我倒是不反对男孩子吸烟的,但是每次几个人憋在狭小的车内,味道就会特别难闻,而且王教练一上车就会习惯性的吞云吐雾起来,另外三个男学员还不停的讨好王教练给他敬烟。因为他是教练,所以敢怒不言。

  不过幸好还有一个女学员,到是让我能有人说说话。我叫她鹃姐,是和我老公所在的隔壁一个镇子上的,今年三十 二岁,长相和身材还不错,至少在老公老家这边算是上乘了。其实鹃姐也算是个典型的小康家庭。家底殷实,夫妻两个经营一家镇子里唯一的超市,生意自然很好咯。

  因为是婆婆强烈安排的的驾校,又在婆婆家这边的农村,我的心理上一直有着抵触。虽然和鹃姐熟悉起来,而且有了鹃姐不至于太尴尬,但是我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爱去不去。

  当然这也怪不得我,别的驾校都很正规条件也很好,哪里像我在的这个驾校,简直就是个草台班子。就连练习倒桩这样的项目,都是在镇子边上一个偏僻的稻场上,插上几根竹竿,再用石灰在地上画上几条线就算是联系场地了。不过幸好稻场上还有一间破旧的谷仓,别的学员练习的时候,我们也有个地方坐坐等着。

  ……「左边……左边……再向左一点……方向加死了……打到底……回……回……回……!」虽然不是很喜欢王教练这个人,平时色咪咪的。但是教起驾驶来,他还是满认真的。

  「停!停!停停!你看看你又压到线了,要是在考场你的……屁股早就碰到感应线了!」王教练走向前来忍住即将要发作脾气,乐呵呵的笑道。而且故意把屁股这两个字眼还特别强调了下。虽然知道他话中讨我的便宜,但是要是换做别的男学员他早就发作了,我也只好不做声,伸头看了看车尾。

  「美女……!你手机响了!你老公打来的!」只见谷仓那里一个叫乐子的男学员拿着我的手机摇晃着喊道。

  其实所有的学员当中我最讨厌这个叫乐子的,每次都是穿着那些明明土的要死,而且十分廉价的衣服,却还以为十分时尚。尤其当我坐在他边上的时候,还总是会时不时的偷看我几眼,还故意和我搭话。在我表现对其不屑的时候,他还仍然不知晓。

  更过分的是乐子总是会故意借口天气热,时不时的脱光上衣赤着膊,只穿着裤衩大大咧咧,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在边上走来走去。

  在他的带动下时常另外两个学员也会和他很嘈杂的大声说话。每次当我因为他们嘈杂声太大而看向他们时,他们就会越显得得意,就会更加喧嚣起来,而且说话很脏,好象故意在我面前显示他自己混的有多好!简直就是个小混混模样。

  其实我最最讨厌的就是他手背上的那个「忍」字的纹身。总让我想起那几个和老公打架的小混混。但是乐子却很喜欢在我们面前显摆那个他觉得很酷的纹身。

  不过在我看来,那个「忍」字的纹身十分可笑,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纹的,「忍」字的刃纹的特别大,而「忍」字的心却又纹的比较小。看起来觉得好滑稽。

  当乐子拿着我的手机送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十分不高兴,甚至有点愤怒。因为我的手机是放到包包里的,一个大男人随便能就随随便便地去翻动女孩子的包包?

  「谁叫你动我手机的?」我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兴冲冲的乐子见到我一脸怒气,顿时犹如被泼了一头凉水。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好了!休息会儿!老子也歇会儿了!」教练趁势说道。

  幸好有王教练给乐子解围,我一把夺过乐子手上的手机,电话已经挂了,一看是老公打过来的,赶紧给老公回了过去。我很厌烦别人听到我打电话,尤其是这些男学员,于是气呼呼的走向谷仓的后面。

  「喂!老公!我刚刚在练车呢!」「哦!小莉啊!没什么。最近练的怎么样了?」「没怎么样,这里的条件好简陋哦!真不知道考试的时候能不能考过?」「其实在学哪里都一样嘛,多练练啊!考试很简单的!」「什么一样嘛!你根本就不知道啦!我们连个象样的场地都没有哎!」「呵呵!好了好了不说了!我要归队了!天热自己多注意,别中暑了哦!」「喂……」我还没说完老公就挂断了电话。一肚子火气还没诉说真是让人扫兴。

  正当我郁闷的时候鹃姐拿着一瓶矿泉水走了过来「热了吧!喝点水吧!」「恩!谢谢!」「怎么?你老公打来的啊?」「恩!」「王教练那人就那样,你别往心里去就好了!他们说话没大没小的……」「没关系的鹃姐,你放心吧!我没有生气。」原来鹃姐是来开导我的,而且他以为我刚刚生气是因为教练。

  「小莉,我去那里方便下,你帮我看着点。」在我们练习倒桩的稻场上没有厕所,每次我和鹃姐小解的时候都要绕道谷仓后面的草垛后面。虽然不会被看到,但还是难免会尴尬。所以我和鹃姐都很少喝水。

  我站在草垛前边,看着鹃姐绕到了草垛后边,刚定下神,就听见一阵吵笑声。

  伸头一看原来是教练带着乐子也来方便。因为他们是男人,也不在乎直接就在仓后的墙角方便,我和他们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但是明显能听得到他们小便那急促的孳孳声。虽然已经结婚,但是忽然看到男生小便,我还是脸蛋一红,觉得十分羞愧。

  虽然听不太清他们说什么,但是觉得他们的说话的神态及尽猥琐,时而还哈哈大小起来。尤其是乐子小便的时候还故意夹着男人的那东西甩来甩去。「该死!

  我怎么能偷看他们……」想到这里我赶紧缩了回去退回原处。

  此时鹃姐已经出来了,「我好了!小莉你要方便吗?」「我……我不用……了!」「咿?你怎么了?」「没!没!没什么!」当我们都回到谷仓前集合的时候,王教练却忽然有点不耐烦的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早点来吧!都四点多了!散了,散了啊!」「小莉,我们一起走吧!」王教练的话刚一说完,乐子就像哈巴狗一样凑上前来问我。

  「谁要和你一起,我和你又不顺路。」我翻着白眼道。

  「我有车送你啊!」我顺眼瞧过去一看,一辆几乎都辨认不出牌子的破旧踏板摩托,上面还贴着一些无聊的贴花。「就这个啊?哼!我和鹃姐一起走!」我刚说完,边上就传来一阵男孩子的哄笑。

  鹃姐也笑道「小莉,今天不能和你一起走了。我一会还要去县里接孩子,今天儿子上的绘画班。他爸爸没时间去!」王教练「正好,我也去县里换副刹车片,我捎你吧!」乐子一听来了精神「嘿嘿!你看看,还是我送你吧!」「谁要你送啊!我自己走不行吗?」说完转身头也不会的走了。因为怕再被乐子纠缠,我赶紧一溜烟的加快了脚步。

  「嘿嘿!乐哥,你看人家都理你,要不你捎我一段吧!」另一个学员屁颠屁颠凑上来对乐子说。

  「滚!老子一会儿去县里玩去了喽!」……平时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我十多分钟就赶到家了。到家才发现居然把包包忘记在了谷仓,都怪那个死乐子,要不也不会这么慌慌张张的。

  「妈,我出去会儿,一会儿就回来。」我倒是不敢告诉婆婆我把包包丢在了谷仓,要不她又要啰里啰嗦教育我一大堆了。

  「一会就要吃饭了!你去哪里啊?早点回来,不然全家人就等你一个了!每次都这样!!真是……」婆婆的话没说完,我就已经溜出门。

  到了稻场上一看,咿?怎么教练的车还在那里?他和鹃姐不是去了县里了吗?

  靠近一看车上并没有人。走近谷仓却看见谷仓原来破旧倒塌的门板已经被虚掩上了。

  「死鬼!每次都要来这个,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劲头!」只听到鹃姐一改以往的口气,娇声说道。

  「快点儿宝贝!时间不多了,再迟点回去,你老公可要怀疑了哦!」是教练!?

  难道?刚想推门进去,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心里一嘀咕?鹃姐和王教练有情况?不会吧!王教练那样的男人……?透头缝隙往里一看,只见王教练一边摸着鹃姐的下巴,一边色咪咪的看着鹃姐,而鹃姐早已经一丝不挂和王教练对立站着。

  「去你的!那还不是你害的,真不知道你当了教练这么多年,到底祸害了多少人家的媳妇儿!」只见鹃姐说完便蹲到了王教练腿间,熟练的解开了王教练的裤子。

  「好臊!」「操!他妈的能不臊嘛!刚刚还尿足了一大泡尿!快舔,就是喜欢你吃老子鸡巴!」鹃姐抬头白了王教练一眼,俯身捋过耳边的头发,埋头便在王教练的胯下舔弄了起来。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大吃一惊,想不到鹃姐和王教练居然还有这么一腿。

  「哦……啊……哦……妈的逼……还是被你舔的舒服……干……!」只见王教练一边享受着鹃姐的舔弄一边按住鹃姐的头,摆动着下体好象要把自己的肉棒在鹃姐的口中搅拌一样「哦……对!就这样……用力吸……!再含深一点……」「恩……哼……」此时的鹃姐也喘着粗气更加卖力的上下移动起自己的头。

  「喔……真鸡巴舒服……骚逼……喜欢吃我的鸡巴吗?」王教练摸着鹃姐涨鼓鼓的嘴巴低头看着鹃姐得意的笑道。

  只见鹃姐也顾不上回答只是嘴巴里嘟哝着「恩……恩……!」仍然继续贪婪的含着王教练胯下那话儿。

  「操你妈的逼,就喜欢你这样吃老子鸡巴……真他妈的骚……你那个傻逼老公是不是还没试过你这么棒的骚嘴巴?」鹃姐没有做声只是示意的点了点头继续埋头舔弄着。

  此时的王教练愈发显得得意「鹃儿!鹃儿!你说你以前没和老子学车的时候,每次见到老子连正眼都不高兴瞧上老子一眼,现在还不是乖乖地像婊子一样在老子裤裆下吃鸡巴!?鹃儿!你看看你明明是个骚货,那会儿却还在老子面前装,你说你现在像不像个婊子?」「讨厌!你每次都这样,把人家搞了还要糟践人家。你要是再糟践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那祸害人的东西给咬下来!」虽然这么说,但是鹃姐的语气里却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三十多岁的少妇就像一个少女,可爱乖巧的蹲在王教练的胯下,扶着王教练硬起的肉棒娇滴滴的笑道。

  「操!你个骚逼!你舍得咬吗?」「哼!」「哎哟!你还真咬啊!操你妈的,烂货!」只见王教练有点发怒似的一把抓住鹃姐的头发,仰起鹃姐的脸蛋,手指夹着自己的肉棒用力的在鹃姐的脸蛋上甩打起来。

  「噢……噢……恩……恩……」只见鹃姐非但没有反抗反而闭上眼睛,故意把自己的脸蛋仰起更高些,伸出舌头,配合着王教练的甩打。

  「瞧你那贱逼样,看老子不用鸡巴抽死你!叫你装……操……操!老子第一次摸你的时候,你就他妈的湿成那样,还跟老子犟嘴!」「噢……轻点儿……噢……好舒服……噢……噢噢……那……那还不是因为你……人家……还没和你学几天车……就……就天天在人家面前说那些……那些下流笑话……还成天发……发那些下流的图片给人家……噢噢……~ !」「哈哈!去你妈的,说几个笑话发几个图片你就湿了?还他妈的不是你自己贱吗?难道是你那怂货老公不顶用,日不爽你?是不是?是不是?说!」「噢……噢噢……是……是是……!」「妈的,早就说过你贱了,还不承认!给老子舔舔屁眼!」说完教练立刻转过身,拉着鹃姐的头发按向他那结实的屁股。

  鹃姐顺从的双手把持住王教练毛忽忽的大腿,脸蛋伸进了王教练的屁股缝隙里,一上一下的继续舔弄了起来「好多毛!」「哈哈!操你妈的,你又不是第一次舔了!装什么装!喔……喔喔……喔……对了!就这样舌头给老子伸进去舔!操!你那怂货老公都他妈的不知道你这么会伺候男人!」此时的我在门外已经感到了自己下面开始泛滥起来。王教练对待鹃姐的粗暴性行为,让我回想起了肥冬崽,二舅,李尔彪……不!我已经决定做一个好女孩,老公的好妻子!可是……不……我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自从在老公上一次的长假中,我们朝夕相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虽然自从老公归队到现在一次都没尝到过雨露。但是我也暗暗发誓以后要忠于老公,但是看到眼前的场景我体内淫荡的种子也开始发芽。不自觉的也张开嘴巴……!

  想要离开,但是脚步却犹如灌了铅一般,难以挪动。而王教练一口一口的叫着鹃姐骚货婊子,却让天生淫荡的我不禁的将自己对号入坐。扑通扑通跳动的心脏几乎要蹦出胸膛。

  「妈的!该让我好好操你了!跪下!」王教练扯着鹃姐的头发将其拉开,鹃姐温顺的跪爬在废弃的汽车座椅上,高高的撅起自己的屁股。虽然已经有点微胖,但是鹃姐的身材依然保持较好。

  教练按着鹃姐雪白的屁股,胯了上去。直到此刻我才看清楚王教练的肉棒,整体通红,虽然不粗大但是却十分的长。

  「啊……啊……好舒服……到底了……啊……!」刚一刺入鹃姐就兴奋的淫叫起来。

  「操!妈的水真多!干死你这个骚货!」王教练的体力很好,进入之后没有片刻停留,快速的抽动起来。

  「啊……好舒服……好人……好老公……你才是我的……我的好老公……啊……!」「操你妈的逼!老子就是你老公!一会老子……老子还要和你这个骚逼老婆去接咱儿子……只可惜儿子不是我亲生的……是你那个……窝囊废……原配老公的……!」「啊啊……啊……不用……不用去接……我……中午……已经叫那个……窝囊废……窝囊废去接了……」「哈哈!操!那你刚刚还说的和真的一样!」「啊……不找……不找个借口……支走他们……怎么……怎么被你操……老公快快……搞死我……搞死我了……我不想活了……啊……」「好!那我就搞死你!操操操!」……经过了激战鹃姐和教练终于双双瘫软在了地上。

  「你个死鬼,真不知道和你好了,到底是我的福气还是我晦气!」鹃姐就像个小 女生一样依偎在教练的怀里。

  「妈的!当然是福气了!你和你那怂货男人这么多年了,有他妈一次比老子操你的操过瘾吗?」「那到是!还是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女人!」「就是嘛!再说了!再他妈的过几年,你也人老珠黄了,老子也操不动逼了,还他妈的玩个屁啊!这年头好人不得好报,乌龟王八才他妈的活千年。」鹃姐狠狠地在王教练的腋下捏了一把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你呀!这些歪理邪说没少给别的小媳妇说吧!」「哎哟!老子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呢!还有哦!你别看咱们这组里的小莉,平时装的那样!只不定骨子里有多骚贱呢!」忽然听到王教练提到我,我心里一惊,不过被他这么说,我到是很不舒服。

  「小莉!?不会吧!人家可是好女孩!」鹃姐狐疑的看着王教练道。

  「好女孩!?呵呵!」听到鹃姐这么说王教练轻蔑的笑了起来「她那是还小,又没什么胆子!又或者是刚刚结婚,一门心思在她自己的男人身上,别的男人看不上眼。等日子长久了,觉得无趣了,自然会对别的男人动情发春了。」「我觉得不会呀!你看看乐子,成天像闻屁一样跟在小莉后面,连个手指头没碰到呢!」听到这里,我到有点感激鹃姐对我的辩解。

  「你懂个屁啊!乐子那样的男人见到漂亮女人就像哈巴狗一样,谁他妈的瞧的上啊!」「你说的也是,我也觉得乐子比较讨人嫌!」「还有那个小莉,老公天天不在身边,难道她就不会想吗?嘿嘿!人就这么回事儿,尤其是你们女人,何必为老公一个男人守身呢?再他妈的过几年,都他妈老了,还有什么活头。到头来该年轻时候享受的刺激却一点都没捞着。」「哼!就你会分析!尽是些教唆我们女人出轨的鬼道理!」「不过!嘿嘿!我觉得女人要是想偷食儿要么找我这样的,要么找乐子那样的!」王教练点了一支香烟悠然说道。

  「你说的我越来越听不懂了,找你这样的厉害角色我明白,可是为什么找乐子那样的呢?」「傻帽儿!我这样的不但床上功夫了得,而且心细。你和我偷,不必担心被发现。」「哦!也是,那乐子那样的呢?」「乐子那样的,呵呵!其实也是个怂包,成天跟我表弟他们混,仗势欺人罢了。他呀!也就是咋呼咋呼自己混的有多好而已!其实给他来点硬的,他连娘们儿的胆量都不如!」「那和女人偷食儿找他这样的有什么关系?」其实鹃姐要问的也正是我想知道,忽然觉得眼前这个王教练说的很有见地。

  「呵呵!胆小的人,就怕惹事,怕惹事就不会招事儿,所以和他偷食,也不怕甩不掉!其实我那个表弟也和他一样,都他妈的是一路货色。」「哦!好象明白了!不过我想他再怎么样也没你厉害呢!我的亲老公!」「这可不一定,那小子和我表弟他们虽然搞不到什么漂亮女人,也没什么钱去嫖,但是色情的东西可没少看,饥渴的要死!要是有个女人被他搞上了还不使出吃奶的劲?试遍所有的招势吗?再说了这样的男孩,只要女孩子有点经验,假装崇拜崇拜他,羡羡他混的有多好,多男人,他就一定把你搞的爽翻天!」「嘻!你说的可是真的吗?」鹃姐将信将疑的笑道。

  「怎么?你想和乐子试试?哈哈!」「讨厌啦!我才不要呢!倒是你每次见到小莉,也是两眼放光呢!我都没和你算帐呢!」「呵呵!妈的!我也没成心想操她,除非她自己愿意被我操!那我也不介意!」「啊!你!」鹃姐在教练的身上掐捏了起来!「你是我的,我才不要你再去勾搭别人呢!」「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小宝贝儿!」王教练顿时求饶起来「挨!对了!

  你现在应该老公如果回来了吧!?「「差不多了吧!你怎么问起这个了?」「嘿嘿!晚上我和老李他们去你家玩牌,都约好了!你老公如果回来了,我就去你家喝酒。」「讨厌!那你可不能和我一起回去。一会我先走。」「我现在倒是越来越喜欢和你老公做兄弟了!喝酒够爽气,和我玩牌还老输钱,哈哈!」「讨厌!搞了人家老婆,还要和人家当兄弟!你呀!真够缺德的!」「你懂什么!这样他才不会怀疑嘛!而且还更刺激不是吗?」「一会老子去你家喝酒,你多弄点菜啊!」「恩!那我先回去,你也别太迟了,知道了吗?乖哦!」说完鹃姐起身拿起衣服,便在王教练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虽然没有找回自己的包包,但是回到家里后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包包上了。

  心不在焉的吃了口晚饭就和公公婆婆道了声,便洗了澡匆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难道女人就真的那么悲哀吗?婚姻就真的会变的平淡无味吗?鹃姐有着那样看似幸福的一家,背地里却也……?不行!我爱我老公,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了。虽然和老公的夫妻生活没有我以前经历过的那几个男人刺激,但是也不赖啊!

  就在我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老公的电话来了。

  「喂!老公!你吃饭了吗?我想你了!」也许是先前的胡思乱想让自己觉得有点愧对老公,所以一接到老公的电话我便撒娇起来。

  「吃了!」老公的回复却很冷淡。

  「怎么了嘛!老公,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都没说你想我呢!」也许是老公在部队里遇上了不顺心的事,我继续哄着老公。

  「小莉!我问你,你到底怎么回事?」老公没有理会我的撒娇,口气反而变的更加强硬起来。

  我被老公问的一头雾水,但是仍然忍住继续带着温柔的口吻问道「怎么了?

  老公,你说什么呀?「「怎么了?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刚我妈都打电话告诉我了!不就是叫你在镇上学开车了吗?我就搞不明白怎么就不可以了?你非得想要在城里学!只要你用心在哪里不一样学吗?」「我没有……」我刚想解释,可话一出口就又被老公塞了回来。

  「什么没有!自从你在镇上学开车以来,你去过几次驾校?晚上回家还甩脸色给我妈看!吃完饭就回房,也不帮忙收拾下!你到底什么意思?」原来是刚刚婆婆打电话给老公,以为我今天的状态是因为不满意驾校。「我没有啊!老公,我不是因为……」「好了!你别说了!你爱学不学,自己看着办吧!」嘟!嘟……!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老公就挂断了电话。怎么可以这样?我就是吃饭的时候少吃了点,没怎么说话,怎么就把状告到了我老公那里去了?而且老公还不听我解释。顿时觉得非常委屈,抬头忽然看到婆婆却在向房间里张望,见我看见瞧见她,猛的缩回头去,快步走开!

  「磊磊啊!我叫你说说她,又没叫你和她吵架了!你……!」「……」「哎!你这孩子!好了好了!不说了!」不一会就听见婆婆在窗外小声的和老公又通起了电话。

  没结婚以前妈妈就告诉我,结婚以后如果和公婆一起住的话会有很多矛盾,那时候我还不相信,现在却觉得那真是至理名言。婆婆却也不来安慰,竟然收拾了一下就和公公照例出去搓麻将了!将我一个人扔在家生闷气!

  正当我郁闷气愤交加的时候,叮咚!忽然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本以为是老公良心发现发来信息,打开一看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哈喽!美女~ !猜猜我是谁?」。见到这个短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谁管你是谁啊!直接删除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叮咚!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再次响起,一看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无聊!这次我连短信都懒的看!可紧接着就是手机电话铃声响了,依旧是那个让人讨厌的陌生号码!谁呀!在这个时候被骚扰让我愈加的恼火!

  「喂!谁啊!你无不无聊啊!讨厌!!」也许是我接电话的时候太凶了,电话那边居然没人敢应答「喂!谁啊!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无聊!」「哈喽!美女~ !你的包包是不是忘记拿了?」终于电话那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但是却没听出来是谁打来的。

  「你?你怎么知道?你……你谁啊?」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又想到我的包包没有找到。

  「我呀?我是你乐哥!哈哈!就知道你包忘记了!我帮你拿回来了!」虽然语气还是那么让人觉得猥琐,但是已然没有先前那么招我厌恶了!

  原来是那个让人讨厌的乐子「讨厌!什么乐哥!别乱叫,估计你还没我大呢!

  还有你怎么有我号码的?「「哈哈!美女的号码我当然要有了!」也许没有感受到我的处境,乐子仍然吊儿郎当带有调戏的口吻说道。

  「你再这样的话包我不要了,我挂了!」「哎!别啊!好了!我的姑奶奶,白天的时候偷偷用你手机打我手机的!行了吧!还有哦!你的确比我小嘛!我看过你身份证了。你比我小六个多月呢!」「谁叫你翻我包包的?!!白天的事还没和你算帐呢!」「不翻你的包,我怎么知道包是你的啊!还有要是没搞到你……的电话我怎么联系你,怎么把包还给你呢?」乐子故意把乐子「搞到你」拖的很长,仿佛象是在对我说搞到我一样,占我的口舌便宜。

  「油嘴滑舌!」我挂断了电话!反正明天他也一定会拿给我的。

  虽然还在生着老公的气,老公也是根本不听我的解释。但是接过乐子的电话后心情居然还好点了。可是挂断了电话忽然有种说不来的感觉,是失落,还是寂寞?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光,我却依然坐在黑暗的房间里,整个房间里安静的有点吓人。忽然有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如果要是在自己父母家住那该多好啊!

  想着想着却又不禁的期待着看着扔在床上的手机。是期待老公打过来还是乐子?真是的我怎么这么想?该死!哎呀!我在期待什么呀!

  「嘀玲玲!嘀玲玲!」刚想起身开灯,手机却又再次响起。果然还是乐子打来的。刚还在犹豫自己期待是谁的时候,立刻就明白了!

  「喂!你烦不烦啊!」不知道为何我的口气松软下了许多,虽然口气里带着不耐烦但是我自己知道那是装出来的,装!?鹃姐?教练也说过鹃姐曾经在他面前装过!难道也现在也是乐子面前装吗?

  「好啦!我服你了!美女!这样吧!你自己选吧,要不我给你送过来,要不明天带给你?」「那……那你送过来吧!」我脱口而出后立刻就后悔了,这里到处都是熟人,而且婆婆他们又把我看管的特别紧,随即又改口道「别!还是……?」「要不明天带给你?要不这样吧!你说个地方我送过去你过来拿吧!」乐子好似知道我的心思一样。

  「那……那你送到稻场吧!我们谷仓那里见!」天啊!我这是在做什么!这么晚了我竟然随口提出了那么一个偏僻的地方,难道我是在主动约会他吗?不过想改口已经不可能了。

  「稻场?哈哈!那么偏!我可不敢去!」乐子调笑的大声说道!

  「讨厌!你爱去不去!挂了啊!」「哎!别!!别!!我去去去!」……「我的包呢?」一见面我就装着拿起架势逼问乐子。

  「嘿嘿!诺!就在坐垫下面的箱子里!」乐子见了我的气势也没让我,指了指那辆辨认不出牌子的破旧踏板摩托。

  「拿给我吧!」「嘿嘿!现在不!我帮你把包找回来了,你总该给我点好处吧?」乐子依旧表现出往常的痞气。

  「哼!还要好处?那你要什么好处?难道是想叫我请你吃饭吗?」「那倒不必!你陪我会就好了嘛!」看到我盯着他,他连忙改口道「陪我走走就好!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看着乐子这话说的倒也诚恳,再说也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正好自己心情也不好索性就答应了他「恩~ !那好吧!不过就十分钟哦!」见到我同意了,乐子很是高兴。从摩托车的置物箱里拿出一瓶饮料递给了我。

  我看见因为摩托车的置物箱比较小,里面就一瓶饮料,他却给了我,觉得他也没有以前那样可憎了。相反他显得满绅士的。

  也不知道从什么话题聊起的,我们之间的交谈逐渐多了起来。从他的口中了解到原来乐子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母亲带着他改嫁到隔壁的镇子上,继父对他和他母亲都不是很好,成天也是在镇子上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混日子。

  「那你也别灰心啊!你还很年轻啊!至少你可以去学个什么技能,找个好工作,将来也可以安家立业的啊!」听到乐子的过去我有点唏嘘,忍不住安慰道。

  「学什么啊?」乐子看了看我,眼神中有点异样却还带着更多的不屑「嗨!

  学什么都没没用,妈的逼!老子最讨厌的就是学习。根本不是那块料!「听到乐子说话又开始带脏字,我有点反感「你怎么说话老这样啊!没个正型!」看到我有点恼,乐子呵呵一笑抓了抓头发,继续说「不过,老大现在对我不错。老大说了,只要我跟着他混,将来一定有大钱挣!」「什么老大呀,说的和黑社会一样!你这样混下去将来会有什么前途?」「哎!和你说了你也不懂!老大说了,现在是打天下的时候,将来有了实力,我们就可以去工地上看场子去了!那样就能挣大钱!」乐子得意洋洋的说着这些。

  也许是提到了他最值得骄傲的地方,乐子开始给我滔滔不绝的说起他和他那帮兄弟们的「业绩」,无非就是在什么网吧把什么人给打了,又是什么地方去帮兄弟出头之类的。

  看着他的神情我知道劝了白劝,索性再也不搭理他。可能是到最后都说完了,又或者是我没搭理他,他也觉得无趣起来。渐渐地两个人都开始不说话了,并排在稻场上走着。

  因为我平日里对待乐子的态度太过分了,安静下来后,反而给乐子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两个人就这么围绕着稻场上练车的轨迹漫步着。一个都没说话,一阵微风袭来,听得树叶沙沙作响,不由的让我想到以前在大学的时候难得老公到我们学校来看我时,两人手拉手甜蜜的在校园散步时候的场景。我不油的抬头看去,忽然发现乐子也看向我,我抿嘴一笑!气氛倒也变的浪漫起来。

  「嘿嘿!你身上真香!」没想到平日里痞里痞气的乐子居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不过这也是以前老公经常对我说过的话。

  「油嘴滑舌!讨厌!」「小莉,我发现……?」「你发现什么了?」「我发现你今天和以前不一样,以前你一见到我,恨不得把我轰的远远的,今天怎么……?」「咯咯!」听到乐子居然这么说我忽然笑了起来「原来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感觉不到呢!」「那你还老在我身边转来转去?」「嘿嘿!那还不是……喜欢……喜欢你嘛!」乐子现在到是显得有点羞涩,尴尬的抓了抓脑袋说。

  「去你的!谁叫你喜欢了?还有我已经结婚了!你又不是不知道!」「结婚了算什么啊!结婚了我就不能喜欢你了吗?还有我喜欢你,不让别人知道不就可以了?」「那……那不成了偷……」我赶紧压住话茬,没有继续说下去。

  「嘿嘿!偷什么?嘿嘿!偷情也没什么不好的嘛!」乐子的挑逗,让我觉得又害羞又尴尬,感觉就像是和他在调情一样。而且还是以前我从来看不上眼的小混混。不过在恰当的时候,被别的男人调情又有几个女人不动心的呢?即使是你以前看不上的男人。

  「你!你再说!」我早已涨红了脸「好了!十分钟到了!你把包包还给我吧!

  我要走了!「「怎么这么快啊!没有十分钟吧!」乐子不甘心的辩解道。

  「当然有咯!现在都六点五十了,已经超出五分钟了!把我的包包还给我吧!」我指着手机上的时间,伸出手向着乐子要拿回我的包包。

  「哎!」乐子叹了口气「那好吧!」说完弯腰就去要打开摩托坐垫下面的箱子。其实我到是没想到乐子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心里顿然有些失望。

  乐子拿出了我的包却并没有递给我「小莉!我……我……我可以闻闻你吗?」「吻我?」我没想到他会提出这么明确,一时惊愕了起来。

  「不是吻,是闻!」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闻?我有什么好闻的啊!」「你身上好香……我想闻闻你的脖子可以吗?」虽然看到我在笑,但是我可没见乐子这样严肃的对我说过话「可以吗?」「恩……!那好吧!就只能闻闻哦!」我犹豫了一小会。爽快的答应了他,其实此刻的气氛早已即将越过鸿沟。我反身坐到他那辆破旧的摩托车上,昂起雪白的脖子,调皮的说道「那好吧!本小姐格外开恩,不过就这一次哦!」当乐子的脸靠近我脖子的时候我已经感受到了他急促的呼吸,还夹杂着男生特有的汗味。乐子好象比我还要紧张许多,我闭上眼睛,任由着他顺着我的脖子一路闻下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双方都没有接触到的动作却让我开始迷离起来。

  我感觉到他的鼻尖不时的碰到我脖子上的肌肤。

  「啊!」乐子猛的一把把我拦腰抱起在我的脖子上疯狂的亲吻起来。

  「啊!别……乐子别……别这样……你这样我叫……叫人了啊……!」乐子没有理睬我的反抗,继续亲吻着,乐子用一只手把我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另一只手攀上我的胸脯疯狂的抓捏着。带有烟味的嘴吧进攻着我的嘴唇向我索吻着。

  「啊……乐子别……喔……」他的舌头成功的攻进了我的口腔里肆意的搅拌起来。「别……啊……乐子……」因为我洗澡以后我就很少穿胸罩,所以裙子里面只是套了件抹胸。乐子粗鲁的抓到我软绵绵的胸脯的时候却更加的冲动起来。手掌伸下去兜起我的上衣想要直接摸到我的乳房。原本反剪我双手的那只手松开,直接隔着我的内裤在我的屁股上抓捏起来。

  我赶紧准备抓住他那双上下进攻的手,可是他的手很有力气。我始终不能阻止。可恶的左手粗鲁的伸进我的内裤里,拨弄着我的屁股,寻找着他想得到的那个地带。「啊!」随着我一声尖叫,我知道他得手了。

  「小莉……小莉……给我……给我吧……你下面好湿……哦……」就在我浑身一软的时候,他的右手也得逞了,掀开了我的抹胸,直接一把握住了我的乳房,搓揉起我的乳头来。

  此时我已经完全被他压靠在摩托车的坐垫上,双手改去扶着坐垫,以免自己和摩托一起跌倒。为了稳住重心,却又要分开双腿站立。这就给了乐子绝好的机会。

  乐子丝毫不顾我会和摩托一起跌倒,将原本在我屁股后面抚摸我下体的手伸进前面继续进攻着。「啊~ !」乐子的中指已经完全进入了我的阴道,并快速的抽动起来。

  「好多水!」乐子得意的说了一句,便马不停蹄的俯下头一嘴含住了我的乳头吸食了起来。那种上下麻痒的感觉迅速席卷了我。我瞬间失去了抵抗。不禁双腿一软,彻底张开任由乐子的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抽送起来。原本扶撑着坐垫的双手也开始抱住乐子的头。

  「小莉……小莉……给我……给我……我今天……一定要把你干了……」说来有点害羞,每次做爱只要有男孩子对我说粗口我就会特别兴奋。只是以前老公在我面前却一次也没说过。虽然乐子没有说什么脏话,但是听到他说一定要我干了,顿时感觉一股强烈的刺激直冲大脑。

  「乐……乐子……别……别在这里……啊……又被人看……看见……不要……不……啊……!」「不……不……我就要在这里把你上了……!」说完一手抱起我的大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乐子已经掏出了他的肉棒。着实把我吓一跳,看上去比王教练的还要大上一圈。肉棒顶在我的阴唇上奋力向前一刺。

  「啊~ !好粗……!」顿时感觉下体一阵酸涨,随之而来的是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的快感。见我放弃了抵抗,乐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并且把我的另一条腿也抬了起来,把我整个人一起放躺在他摩托的坐垫上。此刻的我已经轻易的被乐子彻底征服,任由他随便的摆弄,做爱的快感早已完全把我吞噬。

  乐子的肉棒在我的阴道里疯狂的驰骋,结实的肌肉不停的撞击着我,只觉得阴道里集聚的分泌着爱液。大量的淫水被乐子的肉棒挤压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我知道现在的我,早就把曾经对老公暗暗立下的誓言抛置到九霄云外去了。

  双手环绕上乐子的脖子,配合着他抽插的节奏,不断呻吟着。忽然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却闪现出王教练说过乐子这样的小混混就喜欢女孩子迎合他赞美他,不禁转而温柔的呻吟道「乐……乐子……哦……乐哥……你……啊……你你……你的那个……好……好大啊……好……好好……好舒服……啊……!」听到了我这么说乐子果然劲头十足,一边加足马力一边掀起了我抹胸,将我的乳房完全暴露了出来「噢……哼……哼……是吗……那你喜欢吗……操……操……」「喔……喔……喜……喜欢……好……好喜欢……」「喜欢……喜欢还对我那样……操……操……操……他们都不相信我会搞到你这个马子,我现在就要搞死你……搞……搞死你……」在乐子看来,下午我还是一个对他嗤之以鼻,难以接近的冰山美人。晚上就和他这么热烈的发生了性关系,此刻的乐子已经接近了疯狂。

  「我要从后面搞你!」还在激烈抽插的乐子忽然把我拉起翻身按下我的腰,抬起了我的屁股。不得已我已弯腰趴撅在他摩托的尾部。

  「啪!啪!啪!啪!」乐子抱着我的屁股从后面强烈的冲击着。虽然没有用手摸过,但是我的阴道能感觉到乐子的肉棒十分坚硬,而且滚烫滚烫的。虽然没有太长时间但是在乐子强而有力的冲击下我很快便到达了高潮。

  「讨厌!这下你满意了吧?」我一边擦拭着乐子射在我屁股上的精液,一边娇责着他。

  「呵呵!和你做爱真爽!」乐子全身赤裸的瘫做在摩托车上吸着香烟满足地说道。

  「我告诉你,这件事你要是敢告诉别人我就把你杀了!哼!」我翻着故意假装很严厉的警告他。

  啪!乐子一巴掌拍在我的屁股上抓捏着说「哈哈!当然不会告诉别人了,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知道我们是偷情呢!」「讨厌!你再这样,我以后不理你了!」「好了!好了!我知道啦!」「还有你以后别老是在别人面前纠缠我,让人传闲话的!」「不纠缠你,我怎么操到你啊!嘿嘿!」「你……!!」看到我真的有点急了,乐子上前搂住我安慰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放心吧!真的不会!但是你要做我的马子!」「美的你!快去穿衣服吧!不知羞,还光着屁股!」看到我已经穿好了衣服,乐子却心有不甘的问「以后还能操到你吗?」「讨厌!不过那得看你表现喽!」「那好!以后我在别人面前不纠缠你,不过你要答应做我马子。没什么事,我也不在你家镇子上找你玩!就这么约定了哦!」回到婆婆家,婆婆和公公还没有回来。赶紧匆忙的洗澡上床洋装早就上床睡觉的样子。躺在床上的我却不禁回想起之前自己荒唐的行为。嘴角泛出一丝笑意。

  虽然这样约定,但是第二天学车的时候,我还是觉得万分的尴尬,一直心神不宁。乐子表现的到是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只是的确和我说话比较少了,也没怎么来招惹我。但是我却会时不时的偷看他几眼。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结束,乐子也没来找我。

  在回婆婆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却多份失落,虽然现在乐子不再纠缠自己了,但是却好像少一样什么东西似的。正当我缓步走的时候,身后却传了一阵熟悉的摩托声,回头一看是乐子。

  乐子减慢车速四下一看没人,小声的对我说「没人!上车!」我竟然想都没想就快速的跨坐上去,搂着他的腰随他急速使去。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他居然把我带到了镇子外面的水库边,在水库泵房边停下。以前还是在谈恋爱的时候老公带我来过这里。

  乐子取下头盔,一把就把我抱在怀里乱摸起来「妈的!都想了你一天了!」我没有反抗只是担心的说「别……别……有人会来……!」「不会的……看管泵房的老头早就不干了……放心吧!不会有人来的!来吧!

  小莉!我还想要和昨天一样爽!」「啊……!」乐子已经熟练的伸进了我的内裤里,憋了一天的我再也把持不住,居然也主动也抱着乐子激吻了起来。对于我的热情回应乐子显得十分的兴奋,更是上下齐手把玩起我的身体来。

  乐子按住我的肩膀示意我蹲下,快速的解开裤子掏出早就想要爆炸开来的肉棒「小莉!帮我舔舔!」看者乐子那根不停跳动的硬肉棒,我忽然心生一计,假装迟疑的看着乐子,怯生生的说「我……我不会哎……!」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就想在他面前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纯情不太懂性事的小 女生。

  看到我这样乐子果然惊喜的说道「难道你以前都没给你老公舔过吗?」我继续低着头假装害羞的小声说道「讨厌!当然没有咯!他……哪有你这么这么坏啊!」乐子哈哈一笑,捏着我的下巴得意。「那我教你吧!宝贝儿!把嘴巴张开,让我先把这个东西放到你嘴里!」说完便把红彤彤的大肉棒靠近了我的嘴唇,一股自汗骚味迎面而来。

  「好难闻哦!」虽然我故意装做为难的说道,但却双手扶着乐子的大腿微微的张开了小嘴儿。

  「没事儿!一会儿就适应了。来!宝贝儿,含住它!」乐子以为我是第一次给男人口交,激动地按着我的头,迫不及待的把他的大肉棒塞进了我的口中。

  「恩……!」一含到口中,我就感觉到了他肉棒的坚硬,想必也是忍了一整天了。

  其实当我蹲下,感觉到乐子的紧张时,我就猜到乐子以前肯定很少享受女孩子为他口交。但是现在他却也故意装做是一个高手一样教导我。「宝贝儿!别用牙齿啊!用舌头舔舔,用嘴吧吸!」果然我猜的不错,还没舔几下。乐子就冲动的按着我的头,毫无技巧的在我的口中粗暴的抽操了起来。虽然我喜欢他这样的粗鲁,但是还是继续装做不适应的简单配合着他。没几分钟乐子就在我的口中射了出来。只觉得乐子的精液好多好浓,我一下就充满了我的口腔。想要吐出他的肉棒但却被乐子死死按住,直到他完全软掉。

  我生气的看着他「讨厌!你怎么能射在我嘴里呢!」「嘿嘿!该让你爽了!」乐子干笑一声没有理会我的问题,一把把我贴面按在墙上,扯下我的内裤舔弄了起来。

  「啊……」虽然乐子的舔弄没有什么技巧,而且明显能感觉到只是在单纯的模仿色情片里的姿势。不过即便这样,也让久未经性爱的我兴奋不已。

  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奇怪的是婆婆却并没有说什么!原来她一直以为我在练车到很晚呢!

  自从有了乐子这样一个「新欢」以后,短短的两个星期我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已经全然忘记自己是个结过婚的女人。和乐子在一起后,我又有了小 女生的感觉了,那是恋爱的滋味。我从没想过自己会和这样的小混混男生在一起,而且还是农村里的小混混。有时候想想也觉得可笑。

  我也渐渐融入了他的生活,喜欢夏日的傍晚,坐在他的摩托后面紧紧地的搂着他,他也把摩托上改装的音响开的很大,在乡村的道路上急驰。喜欢他带着我进入各个他喜欢去的网吧,桌球场,而且见到熟人还炫耀的介绍我是他的马子。

  当别人不相信的时候,我也会很自觉的挽起他的手臂,摆出很亲昵的样子。

  在别人惊愕的神情中乐子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他那永远得不到满足的性欲。而且说要就要,田间地头,甚至是网吧的包间都成了我和他享受性爱的地点。在我们不断的鱼水之欢中乐子的性技巧也渐渐成熟起来。
字节数:37772
【完】

上一篇:淫校长 下一篇:校园艳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