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心有琴瑟两相知


早晨,意识从沉睡中回归,胡兵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一阵阵的温暖包围,或者说正是这种温暖唤醒了他。不用睁眼,胡兵本能的将手按在她的头上,以示对她的赞可和鼓励。

  被心爱的主人抚摸,胡琴心里变得愉悦起来,已经不知道进行过多少次的游戏因为这个动作变得有意思起来。每天早上,她都按时用同样的仪式将自己的主人唤醒,已经不记得做了多少次了,但每次仍然能从他的抚摸中得到快乐。

  『自己真的有当小母狗的资质。 』胡琴心里胡乱地想着,嘴里却丝毫没有放松,卖力地吞吐着主人的肉棒。感觉到胯下佳人的努力,胡兵舒服的呻吟一声,每天早上享受到这样的服务,真的是一件很值得兴奋的事。

  胡琴温柔地舔食着胡兵的肉棒,舌头灵活的绕着棒身,力求使主人更好的享受自己的服务。

  胡兵在胡琴的头上拍了两下,胡琴明白这是主人要起床的信号,才恋恋不舍的吐出肉棒。胡琴爬出胡兵的被窝,然后看到胡兵睁开双眼,下床,胡琴跪在床边,两只手搭在胸前,如同站着的母狗一样。看到胡琴的样子,胡兵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主人,早上好!」看到主人看向自己,胡琴亦讨好的看着胡兵,似乎期待他的夸奖。胡兵不经意间露出的笑容早已消失,取之的是刚睡醒时的不耐,听到胡琴的声音,斜着眼看了她一眼。

  胡琴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跪着,两手搭着,带着讨好的笑容。胡兵用脚踢了踢胡琴的胸部,用脚指夹着胡琴的乳头拉了拉,有时候用踩的,也有的时候要求胡琴给「洗脚」,算是给她的回答,意思是注意到她的「早安」了。

  到了这里,如果没有这些,大概主人会在床边发会呆,那时候她就要小心侍候了,不过今天到这里算是结束了。

  然后胡兵站了起来,胡琴双手捧着链子递给胡兵,如果胡兵接下,胡琴要爬到胡兵前面,将自己的屁股暴露给他,等着主人随时会踢上来的几脚。 当然,如果没有接链子,胡琴就要爬在胡兵的后面,跟着主人前进。

  主人起床后第一件事是解手,不用说,胡琴自然充当马桶,跪在主人面前,让主人将尿尿到自己嘴巴里。 有时候主人心情好,会将尿撒到自己全身,这是胡琴用来判断主人心情的重要方式。

  当主人方便完后,胡琴要当着主人的面撒尿,有时候蹲着,有时候翘着腿,用什么样的姿势全凭主人的意思。如果他没有吩咐,胡琴就选择蹲着的姿势,这种传统的方式似乎能让她减少羞耻感。

  然后主人会解开她的项圈,意思是她暂时自由,可以选择去做饭还是洗漱,在出门之前,不会被主人骚扰。 当然,出门前会被主人「打扮」一番。

  而今天,主人除了指定自己穿连衣裙之外并没有特别的指令,胡琴经过细心挑选后决定选择白色的裙子,这样让自己显得更加清纯些,而主人更加喜欢调教这样的自己。当然,内裤是是不能穿的,很久前胡琴就被剥夺了穿内裤的权利,只是为了方便行事。

  站在公交站牌前,胡琴单独的等着下一辆公交车,胡琴偷偷看了看离她不是很远的胡兵,暗中祈祷跟主人坐同一辆车。早晨的公交一向人多,挤不上车是很正常的,如果自己没有和主人坐同一辆车的话,碰到色狼那就不太好了。

  幸运的是这次两人并没有被分开,车里面人挤人,只有个站脚的地方,胡琴靠着胡兵,心里很想抱住他,只是这是不被允许的。

  车慢慢的开动起来,从上车到自己下车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行程,这还是在没有堵车的情况下。

  自从胡琴上了车,胡兵的手就没开始不老实了,一只手抓着扶手,另一只手却是在胡琴的大腿上尽情摸索。胡琴今天穿的是裙子,却也没到膝盖,下摆被胡兵撩起,一只手放肆地在她腿上揉捏。虽然占自己便宜的是自己最亲近的人,自己身上没有一处没被他玩弄过,但在这种情况下,胡琴仍然感觉到紧张、羞涩,不安的表情在她脸上展露无遗。

  胡琴偷偷的看了看胡兵,由於两人现在扮演的是互不认识的路人,胡琴并不敢直接去看他。只见胡兵脸上一脸平静,似乎在人群中摸着女生大腿的不是他一般,但胡琴仍能从他脸上看出兴奋。

  和所有男人一样,当摸够了大腿,自然就会转向其它的地方,只是和其他人不同的是,胡兵更加放肆,一只手将她的短裙撩起,胡琴的屁股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之中,只是在这拥挤的人群中,没有人有空去欣赏她洁白如雪的屁股。

  胡兵肆意地在胡琴的屁股上揉动,抓住她的臀瓣,只是一只手行事毕竟不方便。胡兵将手伸进胡琴双腿之间,摩擦着她肥厚的阴唇,黏黏的淫水早已将胡琴下面打湿,由於没穿内裤,淫水已经开始顺着大腿内侧往下流,将大腿根部打湿了不少。

  被主人摸到自己淫水横流的淫穴,胡琴心里仍然一阵羞愧,自己如同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一样,只是被稍微挑逗就如此不堪。

  胡兵用手指按着胡琴的阴蒂,手指在上面轻压揉动,被刺激的胡琴身体顿时变软,几乎抓不住扶手。而这时胡兵将胡琴扭向自己,将她揽到自己怀中,被抱在怀中的胡琴顿时安心不少,心中的不安都变得遥远。

  公交停停开开,为了保持平衡,胡兵不得不一直抓住扶手,只停下空着的一只手去占胡琴的便宜,然而这样毕竟很不方便,於是将胡琴的手按到自己胯下,两人抱在一起,加上早晨上班的人多,一时倒也不怕别人发现。

  胡琴隔着裤子按着主人的阴茎,心里却是想着曾经给自己带来的欢乐,心里微微动情。

  不久,胡兵的肉棒便硬了起来,「掏出来。」胡兵在胡琴耳边说,胡琴脸色一红,却是听话地将胡兵的裤炼拉开,伸手将主人的肉棒掏了出来,虽然掏了出来,但无疑增加了被发现的风险,胡琴用自己的包挡住一侧,自己则侧着身子为胡兵打飞机。

  列车又过了两站,两人随着人流被挤到靠车窗的部位,这里胡兵终於不用去抓扶手了,只要靠着车窗便可以保持平衡。被解放双手后,胡兵明显不满足现在的状态,将胡琴裙子的前摆撩起,把肉棒插到胡琴双腿之间,靠着公交晃动和自己轻微的运动摩擦胡琴的阴唇,他双手抓住胡琴的臀部撞击自己增加快感。

  同时胡兵注意着周围,却发现旁边的年轻人不时地将眼神投向两人,胡兵顺着他的目光,正好可以看到自己双手摸着胡琴的臀部。『原来他发现自己了。』胡兵心里想道,这时她将胡琴的裙子又一次撩了起来,没有让裙子搭下去,反而将它固定在腰部以上,这样一来,胡琴的臀部便暴露在年轻人的双眼之下。

  年轻人呆呆的看着两人,被自己发现后,对方不但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更加「嚣张」了。年轻人望向胡兵,看到他正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用手指了指胡琴的屁股,示意对方可以摸摸看。胡琴扭过头看了年轻人一眼,又闭上眼睛装作没事人一样。

  胡兵就在年轻人面前玩弄着胡琴的屁股,很明显年轻人心里极为矛盾,一方面想试试,但一方面又碍於自己的良好修养,不能容忍自己做如此污秽之事。胡兵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心里想着他能忍多长时间,或者给他再加一把火。

  这时一只手拉住了年轻人的手,原来是胡琴。在胡兵的命令下,胡琴主动对年轻人出手,将他的手拉到自己大腿上面。被胡琴如此对待,年轻人原来的犹豫变成了渴望,紧张又颤抖地摸着胡琴的双腿。胡琴的双腿紧紧夹着,似乎是不堪挑逗,强忍着快感,然而事实上是她正夹着胡兵的肉棒。

  由於胡琴的双腿夹得太紧,年轻人并没有得到机会在她蜜穴中一游的机会,早先胡兵便让开了自己的双手,示意年轻人可以随意摸胡琴的屁股。由於两人靠在一起,胡兵又用手环着胡琴的背部,留给年轻人的也只有屁股可以玩弄。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已经快到胡琴要下车的站了,这时胡兵阻止了年轻人的动作,将他的手从胡琴屁股上扒开,目光严厉的看着他。年经人不抵胡兵的目光,放下胡琴的裙子,将肉棒塞回裤子中。

  这时胡兵从胡琴的包中拿出一条紫色的丁字裤来,将胡琴大腿内侧的污渍清理乾净,内裤已经被胡琴的淫水弄湿。胡琴将自己的内裤塞给年轻人和胡兵,挤到车门前准备下车。

  熬过了一天的时间,终於到了晚上,在经历过一场小小的释放后,两人准备着今晚需要用的东西。作为奴,胡琴很清楚自己的生活中绝对少不了调教,努力地训练自己让主人满意是她的成就感来源。

  以前的时候,胡琴会和胡兵讨论调教的内容,自己不喜欢的就会坚决反对,然而过了这些年,两人经历了许多,随着双方的了解,胡琴早已不再过问胡兵的安排,这是对他的信任。

  胡兵大致的告诉了她今晚的节目,让她准备些东西,就比如现在,首先是自己今晚要穿的衣服,白天的白色裙子已经被自己换下,白色的衣物在夜晚太过显眼,引起别人的注意反而不好。

  黑色略微透明的打底衫加上包臀裙,完全可以显露她凹凸有致的身体,如果认真看,而且离得近还可以看到自己没穿内衣的胴体。 如果主人间中想要享用,也可以随时插入自己,方便又轻携。

  时间到了,胡琴趴在沙发上,撅着屁股,胡兵站在她背后,将配置好的灌肠液注入到胡琴的肛门内。温热的液体流入身体,胡琴舒服的呻吟一声,惹来胡兵在屁股上拍了一下:「小母狗,乱叫什么,想发骚给我忍着!」胡琴偷偷吐了吐舌头,将屁股翘得更高。

  来回注射了几次,胡兵感觉差不多了,虽然还没达到胡琴的极限,但考虑到她今天还另有任务,也没有更多的去折磨她。将肛塞塞入胡琴的肛门,挽着她的手,两人缓步走出了小区。

  出了小区,两人走了大约十分钟的路程便到达了公园,虽然路程不远,但被灌肠后的胡琴已经隐隐有了便意。

  这时一群人正在跳舞,晚上正是各位大妈活动的时间。 这时胡兵却是要求胡琴和自己跳舞,平常时间也就算了,但如今胡琴刚被灌肠,隐隐有着便意,正是努力忍着的时候,如果跳起舞来,一下控制不好,自己恐怕当场就要拉了出来。

  明知道主人在为难自己,但无可奈何的胡琴只有硬着头皮和主人起舞。然而跳舞并没有想像中的一样,胡兵没有去搂胡琴的腰,反而将手放在她的胸部,大力地揉搓起来。胸前受到刺激,胡琴敏感的身体立刻变得发软,对身体的控制力急速下降,下身便意更是要突破自己的阻挡。

  「主人,忍不住了。」胡琴在胡兵耳边小声的说道。

  「什么忍不住了?」话语之中带着满满的捉弄,胡琴这样的状态正是他预料到的。

  「主人,人家想去方便了。」胡琴感觉到自己的胸部被粗暴地蹂躏着,知道胡兵不满意自己的答案在对自己处罚。 她并非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在主人的胁迫下去说粗俗的话让两人更有快感。

  「母狗的屁眼忍不住了,母狗想要拉屎。」然而胡兵并没有让她如愿,仍然抱着她不紧不慢的跳着。胡琴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在「咕咕」的叫着,体内的便意每隔一会便冲击着自己脆弱的肛门,随时都有一泻千里的可能。

  「主人……」胡琴的口中已经带着哀求,如果刚才是演戏的话,这次就是真的在哭求着去上厕所了。胡兵同样能感觉到怀中佳人紧绷的双腿和皱着的眉头,似乎是真的忍受不了,这才带着她离开。

  旁边正是一座假山,假山后面是一条人工河,纵然是白天,这里的人也是很少的,晚上一片漆黑,倒是有些小情侣会躲在里面。

  胡兵将胡琴带到假山中,在两块巨石间有个缝隙,胡琴蹲在缝隙中,想起自己还戴着肛塞,小声的对胡兵提醒道,自己如果随便取下来,难免会被责罚。 将手伸到胡琴胯下取下肛塞,胡兵发现胡琴的阴道早已湿得一塌糊涂,又骂了胡琴一声「浪狗」。

  从被灌肠到如今,差不多已经过了二十多分钟,便意不知道第几次冲击着胡琴的身体,如今肛塞被拔下,再也没有阻挡,「噗」的一声,体内的大便随着灌肠液一起排出体外。

  短短的十几秒,胡琴体内已经排得乾乾净净,将自己的屁股擦乾净,两人匆匆离开。

  夜晚游船河是一件很愉快的事,在暗淡的灯光下相互依偎自是十分浪漫。而此时胡兵和胡琴正在一艘船内,只是两人可没有依偎,更没有什么灯光,胡琴撅着屁股在执行第二次灌肠,这次的量并没有那么多,将随身携带的两瓶矿泉水只用了一半。

  胡琴雪白的屁股只有胡兵一个人能看到,模糊的视线可以看到有船向自己行来,夜晚很少有人使用发动机,所以航速很慢,胡兵将胡琴按在自己胯下,自然是让她给自己口交。从对面船上传来的「啪啪」声让胡兵兴趣高涨,控制着船向对方行驶过去,估计对方正沉迷其中,并没有发现自己,抑或者不想搭理。

  胡兵拉开了灯,昏暗的灯光照射到对方船上,一个长发女子正坐在一个男人身上。打开灯的同时,对方同样看了过来,胡琴趴在胡兵胯间的样子同样被对方看了个清楚,两个男人相视一笑。

  游船有一个小时的时间,然而两人只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将船还了回来。

  胡琴在船上完成了自己第二次的灌肠,而现在体内正充斥着第三次的液体。

  在船上,胡兵抱着胡琴腿弯,用把尿的姿势让她将灌肠液拉进了人工河中,而同时也在船上口爆了她一次。

  两人返回公园,走进树林,这片林子很大,四通八达,要想在这个时候避开在树林内闲逛的人几乎不可能。胡兵想让胡琴在树林中爬上一圈,但如今他却犹豫不绝。 善解人意的胡琴知道自家主子心思,看到他犹豫,心里不由感动,主动拿出项圈套在自己的脖子上。

  胡琴双手趴在地上,石子路,胡琴没法爬着,只能使用这样的姿势。胡后随手抽了根竹条,不时地抽打着胡琴的屁股,在这痛苦和紧张中,两人感到异样的刺激。

  竹条抽在肉体上的声音在树林间响起,第一次抽打都让她感到一阵疼痛,疼痛又转化快感,胡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淫水正不断地流出来,滴在地上。

  两人转了几条岔路,幸运的没有碰到别的人。起身的时候,胡琴感到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恐怕今晚是不能坐了,但此时的两人欲望都分外高涨,胡兵的阴茎将裤子顶起一个帐篷来,於是两人毫无忌惮地抱在一起亲吻。

  胡琴摸着胡兵的阴茎,双眼迷乱地对着胡兵说道:「主人,奴想要了,找个地方操奴吧!」听到胡琴的请求,胡兵拉着她走向自己早就选好的地方。

  公园偏南的地方有处蹦极,在人工河上方,夜晚的时候没人。胡兵拉着胡琴走了约四、五层楼的高度,两人站在拐角处,胡琴翘着屁股趴在铁架子上,胡兵将胡琴的短裙拉到腰间,坚硬无比的肉棒直捣黄龙,两人同时舒服的呻吟出声。

  抱着胡琴的腰,胡兵快速挺动,「啪啪」的声音响起。下面正是川流不息的人流,两人在上面产生极强的满足感,胡琴压抑不住的声音低低的响起,胡兵将胡琴拉起,把手指伸到胡琴口中,舔着手指,胡琴的呻吟消失。胡兵仍然从背后插入胡琴,胯部撞在胡琴的肥臀上,响起一阵阵销魂的声音。

  胡兵拔出阴茎,插入胡琴的屁眼中,这才想起第三次灌肠还没有结束,胡琴肛门内仍然充满了液体,不过充满了液体的屁眼别有一番滋味,於是也不管灌肠液顺着屁眼流出,不断地向下滴落,胡兵抱着胡琴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字节数:11703

  【完】

上一篇:真实虚妄的沙漏 下一篇:驯服美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