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这样的女友不知道该不该要


和女友谈谈情、说说爱当然是很浪漫的事,但恋爱谈久了,就开始要面对现实,所谓“丑妇终须见家翁”,何况我女友不是丑妇,说起来还相当漂亮,我和牵手已算久了,适当的时候是要把她带回家,让家人品头评足一番,最重要的是要“确认身份”。去年中秋节,妈妈说要来个人月团圆,叫我带女友来家里一起吃饭。

  别以为女友漂亮就会得到父母欢喜,通常父母都宁愿要个贤良淑德的媳妇,所以我特别叫女友要穿戴整齐,要像贤妻良母类型,当女友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知道她也很重视今晚这“胡家未来媳妇面试”。

  她穿着衬衫长裙,衬衫是蛋黄色小格子带橙点,长裙是浅草绿色,薄薄的两层,长头发用丝带扎成马尾,既青春又活泼,但又不失大体,我看今晚单凭这装束爸爸妈妈也会给她80分!

  家里还来个仲叔一起吃晚饭,仲叔是我三叔公的儿子,只能用个“圆”字来形容他:脸圆圆的,眼睛大大圆圆的,眼镜不大不小但也是圆圆的,头发剩下不多,所以前额又光又圆,身体胖胖圆圆的,肚子不用说也是圆圆的,倒也是相当均称,不会胖得太难看。一个中秋大节,他妻小都回乡过节,他有事要做,所以留下来,我们当然叫他来一起吃顿团圆饭。

  我女友见到仲叔,惊愕了一下,悄悄跟我说:“我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你叔叔。”

  我看到仲叔也好像认识我女友,一边打招呼,一边盯着她看,又搔搔他那没多少头发的头,但似乎想不起来。

  整个团圆饭都进行得很顺利,女友的打扮再加以斯文得体的谈吐,仲叔赞不绝口,我爸爸妈妈当然心里也乐滋滋的,我想她今晚起码有90分的高分。

  我女友好像还想要拿取100分,所以吃完了饭就帮我妈妈收拾碗筷,说:“姨姨,这些留给我收拾好了。”

  妈妈看到这未来儿媳妇这么乖巧听话,很快活地说:“还叫甚么姨姨,跟阿非一样叫我妈妈嘛。”说得我女友脸上都泛起红霞。

  女友开始洗起碗来,我们的厨房是半开放式,和厅连成一体,只有女友一人在洗碗好像很不好意思,所以我也陪她一起洗。女友在洗碗时,身体动着动着,圆圆的屁股自然有点摇晃,仲叔直盯住我女友的屁股。

  我和仲叔还算熟,他现在自己开婚纱公司,是替人家拍婚礼、制作婚纱相起家的。可能是经常替人家拍照的关系,所以盯着女生的身体一点也不脸红,他还打趣对我妈妈说:“这种媳妇不错,我去过很多婚礼,见过不少新娘,没一个像你这媳妇那样,屁股够圆,虽然不算太大,但曲线够美,准帮你生一打乖孙子,哈哈!”

  我女友也听到了,悄悄对我说:“你叔叔真色,哪里这样看人家的屁股?”我开玩笑说:“好股(票)当然多人捧(场)!”女友娇嗔地咬咬牙,准备用水泼我,我说:“你别乱来,不然今晚就过不了关!”果然给我唬倒,她只好低声说:“你厉害,今晚就便宜你,迟些找你算总帐。”

  洗碗盘不大,有部份碗碟先浸在不锈钢汤盘里,女友先洗第一遍,我再清洗一次,我们贪玩起来,就斗快洗,因为我洗第二次比较快,女友为了要比要我,慌忙从不锈钢汤盘取碗,就这样洗到几只碗之后,当女友再取一只碗时,回身要洗的时候,她的衬衫衣袖给汤盘的手把勾住,把那汤盘打翻了,幸好她立即扶住那汤盘,汤盘没掉下来,里面的碗也没破,但里面的水却倒下去,哗啦一声,把她从腰以下身体全弄湿了,而且是湿淋淋的。

  我和女友都有点慌,干她娘的,本来做得好好的,女友整晚将近100分的表现突然变成不及格?!女友看到地上有几块地布,就立即蹲下去拿着地布抹地上的水,想要将功抵过,捞回一点点分数吧。

  我看到在厅里的仲叔和爸爸都有点目瞪口呆地看着,我才看到自己的女友下身给水浸湿后,薄裙贴在大腿上,变成几乎完全透明,小内裤完全显现出来,她在抹地时还不断摇着两个屁股,实在,实在……该怎么说呢,实在太可爱了吧!我不期然地胀起鸡巴来。

  妈妈拿来拖把和她一起抹地,女友毫不察觉自己曝光,只连声向我妈妈说对不起。妈妈显然也有点紧张,没注意她的身体,而叫她去浴室里拿一块乾地布,再来抹一次,於是差不多半裸的女友又跪下身去,挺起圆圆几乎全现出来的屁股再抹地一次,她的圆屁股就在我爸爸和仲叔面前又是晃来晃去,害得我流出鼻涕来,我没阻止她,还蹲下去帮她,她就越起劲地抹地,屁股就晃得更厉害。

  还幸好我那好心的妹妹走过来对我女友说:“嫂嫂(不知道她甚么时候这么叫),你还是先跟我去换件裙子吧,让我哥哥收拾吧。”女友这时才发现自己狼狈的样子,脸全红了,我妹妹把她拉进房里面拿衣服给她换。

  女友走光的过程不长,差不多有5分钟吧,但我发现自己的裤子里已挺起一大块,干他妈的!我那种凌辱女友的心态没变过。

  女友换衣服出来时,我们眼前都一亮,大V字领口的T恤加上很短的短裙,她见我满脸疑惑,悄悄告诉我说:“你妹妹身裁较娇小,其他衣服都不合身,没办法。”

  我看着她露出来一大截白嫩嫩的玉腿,说:“还不错,你穿起来很好看。”她听到我这样说才释怀,不久又融入我们这温暖的大家庭里。

  吃完晚饭,我们上天台赏月,带着月饼、蓬布、蜡蠋等等在天台摆阵,然后坐在蓬布上吃月饼观月,那天月色真明丽,没有多少云彩,爸爸、妈妈和叔叔就讲起以前在乡间的种种往事,我和女友和妹妹没事做,就开始玩起蜡蠋,把融掉的蜡蠋搓圆弄扁,再放上一个芯点亮起来,倒相当有趣。

  女友在烛光下显得更美丽动人,她玩着蜡蠋,渐渐忘记自己穿着短裙,加上坐在地上腿容易酸,不时转变坐姿,曲起腿时,小短裙翻起来,那不合身的小内裤全露出来,蜡蠋那种金黄的光把她大腿映得格外动人。

  仲叔刚好坐在她对面,一边和爸爸谈天,一边却毫不客气看个不停,我是侧面看,已经能看到她的内裤,可以想像仲叔那正面的风光,一定春色无边。我心里有些兴奋,当是看不到,还不时用手轻轻拍拍女友的玉腿,悄悄把她的短裙弄得更高。干她娘的,她还完全不知道,宽着大腿任由男人看呢!

  不过好景不常,过一会儿,她也觉得自己坐姿不好,把双腿互叠曲缩起来,虽然仍露出一大截大腿外侧,但已经不能看到内裤了。

  蜡蠋点燃久了,很多都融在月饼盒里,我女友要低下身子去把蜡蠋挑起来,嘿,春光又乍泄,我女友胸前白滑滑两个半球抖露出来,原来那大V领的T恤虽然较为紧身,但女友在俯身或曲身时,都会不知不觉地抖露出来,对面的仲叔又是死死盯着她的胸口,看来一定吃尽冰淇淋。

  大概女生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点敏感,我女友突然看看自己胸口,然后抬起头来,刚好和仲叔的目光相遇,两人都尴尬数秒,仲叔匆匆看向其他方向。女友低声对我说:“我记得你叔叔,唔,以后才告诉你!”

  中秋节就这样渡过了,这是家人和女友正式第一次见面(非正式已经见过几次),虽然女友倒翻了洗碗水,但总分应该是不错,我只知道妈妈之后对我说:“你们年纪不小,乡里那些同龄的都已经生孩子了!”真是想不到妈妈来城市这么久,还像乡村那种思想,我和女友还没读完大学呢,急甚么呢?

  那晚之后,我倒是惦念着仲叔,总觉得他色色的,但我女友以前又认识他,想起来真是有点……兴奋。我那种凌辱女友的心理又来了,自己老是想着女友和仲叔的各种可能性。於是到第二天我在女友家里见到她时,就急不可待问她说:“你那晚就记得仲叔,你以前认识他吗?”

  她说:“嗯,我在高中的时候给他骗了!”

  我眼睛凸了出来,张开大嘴说:“甚么?!你被他骗了?!!!”和我想像完全一样!我一边说,一边裤子里的鸡巴胀痛着。

  女友见我这么这么大反应,也吓了一跳,忙说:“你想到哪里去?我说是给他骗了钱!”

  我声音立即低了半调说:“噢,原来是钱。”

  我女友瞪起圆圆大眼睛说:“你还以为是骗甚么?”没办法,只好求饶。女友说:“那时高中一年级,我也和其他女同学一样爱发明星梦,结果在街上碰到你叔叔,他说是他是星探,说我很有星味,加入娱乐圈一定会大红大紫。我当然很高兴,他就说先给我拍一辑明星照片,然后才能介绍给电影公司。”

  真想不到我女友也曾经中过“星探”的圈套,更想不到仲叔也曾做过这种勾当。我问:“结果呢?”

  女友说:“结果?结果是拍了一辑明星照片,付给他一万块,但之后就找不到他了,当然也没有介绍过我拍戏。一万块就此付诸流水,那时候的一万块是很多呢……”

  我说:“要不要我替你追回一万块?”

  女友笑笑说:“也好,反正你的脸皮够厚!”

  我说:“你那辑一万块的相片还在不在?拿来看看吧。”女友就去房里找。

  女友在高一的时候我还不认识她,所以看看她以前的照片也应该很有趣的。女友从房里拿出一本装订过的相簿,我看倒是相当精美,里面大概有三、四十张照片。我翻开来看,哇塞!第一张是脸部大特写,真是漂亮极了,椭圆的脸蛋,圆大的眼睛,还能闪闪发亮,皮肤吹弹欲破,加上沙龙技巧,和明星相片完全相同,那时的女友样貌和现在差不多,只是多一点稚气。我说:“不错,不错,一万元值得!”

  我再看下去,是公园景色,女友俏皮左跳右跳,充满少女的活力;再下来是用花衬托的照片,女友一脸忧郁,好像在想着远方的爱人,女友在一边解释说:“你叔叔说这是少女思春。”干!少女思春是这样的吗?

  接下去的照片移到室内,尺度开始放宽了,女友领口的钮解开三颗,露出她少女不深不浅的乳沟,还有倒在床上曲起双腿,露出校服裙下的白内裤,我说:“还拍这么多黄色照片?”女友说:“不是嘛,明星都这样拍的。”

  跟着还有穿薄睡裙、灯光照在里面,里面只有乳罩和内裤,完全清清楚楚,真想不到那时女友已经这么诱人,如果真得拿这辑相片介绍给电影公司,应该有机会拍电影呢!

  我一边看着照片,一边想像当时仲叔一定大饱眼福,有我女友这么漂亮的小妹妹在他面前穿着性感衣服,还俯身仰体,我想得差一点喷出鼻血来。

  最后还有一些制服的照片,女友穿着校服、护士服、警察服、上班套装、空姐服坐得很端正拍摄,那些制服不是太合身,但感觉上很性感很可爱。

  我看完了,说:“还有没有?”女友好像有点犹豫,我说:“你那时该不会给仲叔脱光拍照吧?”女友说:“没有,没有,你不要乱讲,不然以后我不敢嫁给你们胡家。”

  后来我去仲叔的婚纱公司,可能是淡季,婚纱公司没有生意,仲叔乐於陪我四周参观一下他的影楼。公司不在闹区,但有三层,第一层是地铺,放满了很多漂亮的样板照片,竟然也有一张我女友照片在其中一本里面;第二层是摄影房,有很多布景;第三层是仪器和暗房,可以自己冲晒照片。

  我讲起我女友这件事,仲叔说:“那晚我看到她的时候,就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回家翻翻以前的照片,才知道她曾经是我的客人。”

  我说:“她不是你的客人吧?她说是给你用星探名义骗来的。”

  仲叔有点腼腆说:“那时我找不到工作,只有摄影才是我的专业,想替人家拍照赚点钱,也没有找我,所以也学人家去骗那些无知少女,不过我倒是把照片做得很好,有些少女后来找到我,我以为她们要追债,但原来是想再拍一辑呢!世界真小,真想不到那时被我骗的少女,现在快要成为我们胡家的媳妇!”

  我当然没怪仲叔,仲叔拍拍我的手臂说:“好吧,为了赔偿给你,就拿我一些珍藏给你看看。”说完带我上去三楼,进到其中一间小房,四壁都是书架,我还以为是图书馆,仲叔说:“这些都是我拍的照片,这边这些是客人的档案,他们可以随时打个电话来,说个编号,我就能替他们重晒相片。”他突然又神神秘秘指另一边说:“这边这些是我的珍藏……”

  我的好奇心立即给他牵动,拿起其中一本来看,是其中一些客人的拍不好的相片。仲叔说:“这些相片都没给客人看过。”我看其中一张是那新娘的婚纱滑下很多,露出两个小乳房,因为婚纱的胸罩较大,那新娘的身裁却是娇小型,结果一个俯身的姿势把她两个小乳房全露出来,连两个小奶头都看得一清二楚。

  仲叔拿来书架底一些封尘的相簿说:“来,这真是我的珍藏,第一次公开,算是给你补偿。”

  我翻开来看,相片有点发旧,里面那女生大约二十多岁,摆出很多诱人的姿势,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很明显里面是真空的,乳头在睡衣上挺出来,真叫人双眼喷火,这是哪个客人呢?

  仲叔说:“你认得出是谁吗?”我看了几看,摇摇头说:“认不出,是我认识的吗?”仲叔说:“是你的婶婶,就是我老婆嘛,还看不出来吗?”

  我惊叫起来:“甚么?是仲婶?不会吧!”我再看清楚,果然脸的轮廓差不多,眼神也完全相像,只是现在都快四十岁,当然不能和那时二十几岁相比。仲叔说:“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所以要趁年轻拍拍相。”

  我知道相片里面原来是平时和蔼可亲的仲婶,就很用心地看,尤其是那些性感的照片,我鸡巴不期然胀大起来。后面的相片越来越大胆,仲婶整个人伏在沙发上,但没穿衣服的,乳房给手臂遮住,但圆圆翘翘的屁股都一露无遗。最后一张仲婶躺在床上,来个正面的裸露,两个圆大的乳房加上黑毛的私部,使我差一点流出鼻血来。

  为了掩饰我色迷迷的眼光,我假装不经意和仲叔谈话:“仲婶还是二十岁,你就拍得这么好,你几岁开始懂得拍照?”

  仲叔说:“差不多十五岁已经懂得沙龙拍照,懂得怎么用好镜头,那时还没钱买相机,但很多人都会借相机给我替他们拍照呢!”说起威水往事,仲叔特别兴奋,“那时你爸爸妈妈结婚,也是我来拍婚礼的。”

  我说:“是吗,是吗?你这里还有没有存底?”我很久以前也看过爸爸妈妈的结婚照,但是他们放在我们的老乡,所以没有再看过,我倒想再看看爸爸妈妈年青时的样貌。

  仲叔说:“当然有,而且还是全套的。”他又在书架底抽出另一本相簿来。

  我翻开来看,相片是彩色的,但好像只有四、五色,而且都发黄了,二十几年前的相片质素只能是这个样子吧。相片拍得不错,爸爸妈妈都穿上民初时期的红挂,仲叔说:“你看你爸爸妈妈那时多个漂亮,真是郎才女貌!”他形容得不错,妈妈果然也是美人胚,加上当时时兴的电发,实在很可爱美丽。差不多四、五十张照片,把当时结婚酒席的热闹情况记录下来。

  我看完,仲叔再给我另一本说:“这一本你可能没看过,是闹新房的。”

  哈!原来闹新房是久存的风俗了,爸爸妈妈也给别人闹过新房吗?我翻开来看,先是爸爸妈妈和甜蜜接吻的照片,旁边那些人都大呼小叫的样子,这可能是第一个节目。接下去是爸爸被幪着眼睛,用嘴巴在妈妈身上找着葡萄,葡萄已经给他吃掉一颗,另一颗连在妈妈右边挺起的胸脯上。哈,这种闹新房的手法和现在也差不多呢!

  接下去是妈妈被幪起双眼,一排男人背着她站在她前面,我爸爸也站在他们中间。仲叔解释说:“这个是叫你妈妈摸摸每个人的屁股,看看谁是真老公,找到之后就要亲亲他的屁股。”

  我说:“哇塞,屁股哪会认得,真难呢!”

  我再翻下去,果然妈妈找错人,蹲下去吻了那男人的屁股一下,其他人都发出爆笑,我爸爸竟然也大笑。

  仲叔说:“你妈妈找错人,所以要再找一次。你看全部男人都躺在床上,你妈妈在他们身上由这边滚到另一边,用身体感觉一下那个是老公。”

  照片里妈妈从一边滚向另一边,在每个男人身上压过去,她一边指着中间那个男人,一边把幪眼布扯开,哎呀,她又找错了!我再看下一张照片,结果妈妈要和那个假老公抱着,躺在床上给拍下这张照片。

  到了尾声,爸爸和妈妈两个互抱在床上,用红棉被盖着,其他那些闹洞房的“兄弟”纷纷伸手进去棉被里,另一张照片就见到他们把爸爸妈妈穿的红挂裤子都扯出来。我“哇啊”一声说:“你们那些好兄弟真色呢!”

  仲叔笑笑说:“嗯,那时这是传统的闹洞房压轴游戏,也是最受欢迎的。”

  我再看下去,原来他们还没停下,继续伸手进去棉被里,只见我爸爸妈妈脸上虽然仍挂着笑容,但都紧张地拉着棉被,怕给扯下去。很快有些人又从棉被里抽出衣物,有个人拿着是女装小内裤,张着嘴淫笑着,有些人扯不到任何东西,又再伸手进去棉被里。

  看来爸爸妈妈下身的衣物都给脱光了,所以有些人乾脆钻进去棉被里去脱他们的上衣,结果棉被里凸起两团,爸爸不知道给哪几个按着,强剥他的上衣,床里面的妈妈也不知道给谁压着,也强剥掉她上身衣服,还从棉被里扔出来,情况一片混乱。我想棉被里妈妈可能给剥得精光,还给不知名的男人压着,虽然我对乱伦没多大兴趣,但那种情形也实在令人鸡巴肿胀不已。

  仲叔一边看一边叹气说:“我那时只能拍照,不能参加这种脱衣服游戏。”

  棉被不是太大,爸爸那边给人看见裸体,紧紧扯着棉被,给那些人挤迫蜷在一边;可怜的妈妈那边只能遮住一半,只见她给两个男人围着,双手给一个男人反剪在背后,上身最后一件就是最外面的红挂给他从后面脱了上来,因为她双手反剪在背后,胸前那个硕大的乳房就挺给她前面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可真一偿手欲,两个手掌贴在她的乳房上,全都给镜头拍下来。

  我看见这张照片,眼水、鼻水、口水都流了出来,干他妈的,哪有闹洞房闹成这样!最后一张照片是我爸爸和妈妈在棉被里抱在一起亲嘴。

  我看完才舒一口气说:“仲叔,你的珍藏真不错。”

  仲叔说:“嗯,这些照片冲晒后都没给你爸爸妈妈,他们那晚玩得太混乱,所以都不知道这些都给拍了下来。”

  我说:“那你替我女友拍的照片有没有一些珍藏品?”

  仲叔说:“有,有些造型相,不过有点性感,你心胸要宽大一些,不要打我就是。”说完对我笑笑,就去找那些相片。

  我说:“你放心,我也觉得年轻时要留下倩影,以后才能作留念。是甚么造型?”

  仲叔说:“是叫她穿上各种制服拍的。”

  我说:“噢,我女友也给我看过。”

  仲叔说:“她给你看的是其中一些,有部份我没给她。”

  他拿来另一本相簿,我一打开,是我女友穿着整齐的空姐制服,这张女友也给我看过,没甚么特别,但我再翻下去,才是精华所在。下一张是我女友穿着空姐制服给绑在一个座位上,旁边有个胖男人,一看就知道是仲叔扮的,他扮成一个劫机者,用枪指在我女友头上。这张相也没甚么特别,只是看到女友给全身绑着,有点像日本SM的感觉,我鸡巴开始硬起来。

  接下去,女友穿着校服正正经拍一张,但下一张就给仲叔扮的老师用戒尺挑起校服裙,看她的内裤;还有一张给老师体罚,我女友伏在仲叔的膝盖上,裙子给拉起来,用戒尺打她的屁股;最令人喷血的是我女友的小内裤给拉到大腿弯,露着两个光溜溜、圆滑滑的屁股给仲叔打。

  接下去是女友穿着上班套装,很整齐得体,但下一张却坐在扮成大老板的仲叔大腿上,仲叔一手抱着她的小蛮腰,另一手从她解开钮扣的衬衫领口伸手进去摸她的胸脯,我女友还是乖乖地伏在他胸前。

  仲叔在一边看到我眼睛喷出火(其实是欲火,不是怒火),说:“我没强迫她,我只是解释给她听,这是一些电影的造型,她还主动给我抱着。”干!我女友那时才高中一年,还很年轻,当然给他骗倒!

  下一张女友穿着警察服,英姿飒飒的,但下一张却给仲叔假装的匪徒抓住,两三下给解开上衣和裤子,露出里面的乳罩和内裤;接下去一张是给贼子按在地上,好像被强奸的样子。天啊!我给这么慢慢诱惑的相片弄得快要射出来了。

  最后那几张是女友穿着护士服,然后就给装成医生的仲叔解开上衣,露出乳罩,那听筒还从她的乳罩挤进去,仲叔的手指也跟着进去。接着一张是女友穿着护士服,照顾装成病人躺在病床上的仲叔;下一张相片,躺在病床上的反而是我女友,护士服给扯开,裙子给扯到腰上,给病人仲叔压着,好一幅淫乱的照片,虽然我女友仍穿着乳罩和内裤,但也令我兴奋不已。

  最后一张照片比较清净,影像也很清楚,我女友像小狗那样四脚撑在床上,乳罩和内裤都给脱光,两个大奶奶给仲叔从后面伸手来抚摸着,而仲叔在她身后用腰顶在她屁股沟里。

  干!干!干!原来我这可爱的女友在认识我之前已经给男人摸过,甚么可能干过!!!我心里又妒忌,却又非常兴奋,恨不得有张床让我立即打几次手枪。

  仲叔见我有点咬牙切齿(其实我是有点忍不住,要喷出精液来),哈哈笑着说:“非,别生气,前面那些都是真的,但最后这一张是假的,是用电脑重并和修饰,不是真的。”

  我再认真看看,要很仔细看,才能发觉是假的,那身体不是我女友的。干!也模仿得太逼真了,那些阴影做得很好,连接也没有任何接痕,害我还以为女友是水性杨花那种人呢!

  仲叔说:“只要我有她几幅相片,就能做出这种假照片来,有时用来幻想一下都不错。这几张也是我制作的假照片,是我平时的幻想,给你看看无妨。”他给我看的竟然是他老婆仲嫂和几个洋鬼子搞在一起的照片,仲嫂两个大奶子还好像真的在抖动那般栩栩如生,仲叔说:“这张最难做的是站着的洋子鸡巴放在我老婆嘴里这动作,幸好有电脑帮助,才能做出来。”

  原来仲叔和我一样是个喜欢凌辱妻子/女友的男人,他的幻想竟然是让老婆给几个洋人操干!我看得心痒痒,半开玩笑说:“下次也替我做几张电脑照片。”

  仲叔说:“没问题,一言为定。”

  我女友自从那次和我家人正式见过面和吃中秋节团圆饭之后,开始多些和我胡家的亲戚来往,也顺道来过仲叔的影楼几次,每次都由仲叔请吃饭,就很熟络起来。

  这一天我和女友放学后又来仲叔影楼,仲叔又请我们吃晚饭,仲叔吃饭时悄悄告诉我说:“上次你叫我做的电脑照片都出来了,干,我自己看得打了好几次手枪才能解决。”我还没看到就开始兴奋,於是我们叫来啤酒喝起来,越讲越兴奋,我女友叫我别喝,但我已经喝得七分醉。

  吃完饭回到影楼时,我有点发酒疯,本来仲叔想要秘密把那些照片交给我,怎知我说:“来,没关系,一起看看。”我女友也不清楚是甚么,忙问:“看甚么?我也要看。”於是我和女友坐在沙发上翻开那相薄,仲叔怕我们尴尬,就说去倒茶,走开了。

  我翻开第一页,是女友赤条条主动骑在仲叔的身上,双手还托着自己的大奶子,满脸陶醉,我半醉,看起相片来更逼真。女友抗议说:“我……我没有拍过这种照片。”我安抚她说:“这些是电脑制作的照片,别紧张,开玩笑而已。”女友才安静下来,但她却看得满脸通红,比我醉酒的脸还要红。

  再接下来几张,都是仲叔用各种姿势来玩弄我女友,当女友看到有张照片是她半伏卧着,给仲叔从后面干进去时,她热热脸便贴在我手臂上,我知道她动情了,女生看这种淫猥的照片也是会兴奋的。我用手抱着她,手不安份地在她胸脯上摩来磨去,她的呼吸有点急。

  我再翻着照片,接下去更夸张,几个男人一起来搞我女友,把她前后的小洞洞都填满了,仲叔是其中一个,还有黑乎乎的非洲大汉,后面几张还把我爸爸拉下水。

  女友娇嗔说:“太过份了,连你爸爸也把烂鸟塞在我嘴里!”过份的还不止这些,再下去几张连我妈妈也上场,一边是妈妈给仲叔骑着,一边是爸爸骑着我女友,真是太淫乱了,简直是乱伦!幸好这一切都是电脑合成的照片而已。

  我女友在我身边快要不能支持下去,急促的吸气声,不停地在我耳边喷着暖气,我的手把她裙子撩起来,手指游到她大腿内侧,她完全不设防地让我进去,一碰上她的内裤,就知道她兴奋得全湿了,我手指从内裤边滑进去,里面滑不留手,手指直接攻进她的又暖又湿的小穴里,她“啊”地娇叫一声,闭起眼睛轻轻扭动着身体。

  这时仲叔回来,在门边就已看到我在挖女友的私处,就侧侧身,躲在门后偷看,其实我已经发觉他,但我觉得有人看着我和女友在搞,更是兴奋,更用力去挖她的小穴。女友的双腿无力地分开着,任由我淫弄她,我把她胯下的内裤拨向一边,仲叔一定可以看到她毛茸茸的小淫穴!太妙了!

  我越来越不胜酒力,双手发软,我乾脆把女友扔下不理,倒在沙发上,半真半假装起酒醉,女友给我弄得不三不四,想要把我拉起来,我已经装作不省人事了。

  这时仲叔走进来,装作很诧异那样说:“哎呀,阿非醉倒了!”顿了一下,对我女友说:“少霞(我女友名字),反正我们要等他酒醒,不如我替你拍几张照片,你今晚两颊红红的,很好看,趁年轻留下倩影吧!”我女友觉得也好,反正上次拍的那一辑也相当不错。

  我女友稍稍化了点淡妆,仲叔就在我睡的沙发前面设起几个道具:钢琴,沙发,小秋千等等,我女友摆了几个姿势,给仲叔拍下好几张相,他还嫌我女友摆姿势不大正确,借故走过去按她的小腰,摸她的娇美脸蛋,还将她领口的钮扣解开,叫她把身体伏在钢琴边,使她两个乳房都快要抖出来,拍下了深深的乳沟。我虽然醉酒,但鸡巴不知不觉间已经硬了起来。

  拍了十来张,仲叔就停了下来,和我女友谈天,话题转到他制作的那些电脑合成相片:“我的技术不错吧,那些相片有九成逼真!”

  我女友双颊又泛红,可能是想起那些相片里淫亵的情形,她说:“里面的人物和身体像真的一样,但那些动作好像很夸张,不可能的,我也不可能把腰弯得那么厉害。”

  仲叔笑说:“那当然,我只是凭想像的。”他突然说:“你可不可以给我拍一些动作?我以后做电脑合成照片,就会更逼真。”他看我女友犹豫不定,说:“其实没甚么,电脑合成只是我们男人的幻想而已,你看阿非看到你那些照片就那么兴奋,反正这些相片都是给你们私人收藏,你也没甚么损失。”

  我女友给他说服了,答应他。仲叔把录影机设定好对准她,她就依照仲叔的指示表演起来。

  仲叔说:“嗯,试试你和阿非造爱的姿势……”我女友倒是很投入,一个人在沙发上又上又下,假装和一个无影人在造爱,我半睁着眼睛,看着女友又喘息又有点呻吟,真怀疑她会不会真的投入?

  仲叔说:“很好,很好,再试试一边和你男友造爱,一边含另一个男人的鸡巴。”我女友果然又张着嘴巴,好像在含着鸡巴那样,屁股一翘一翘,虽然是和衣做戏,但也能想像得到那种情形。

  仲叔又说:“试试看被陌生男人强奸!”我女友就假装尖叫几声,身体猛力躺倒在沙发上,双腿曲了起来,想要做成给陌生男人按在沙发上强奸的样子,但在她双腿一曲时,裙子真的掀到腰间,她的美腿和半湿的小内裤都给拍进录影机里。

  我女友还做得很认真,头一仰,半闭着眼睛,双手举在头上,像是给人强按倒那样,她双腿闭起来,装得像任由强奸犯奸淫那样。我在这边看得鸡巴硬撑在裤子里,痛得要命,我想很快被仲叔和我女友发觉我是装醉,但我女友是那么投入,当然没看到我这里来。

  而仲叔呢?我之前只是留意我女友,这时才瞄他那方向一下,发觉他把自己的裤子脱了,胖胖的大肚子下伸出一根肥壮的大鸡巴,直立成90度角,我心里暗叫不妙的时候,他已经像饿狼那般扑向我女友,我女友这时才睁开眼睛,看到这情形,尖叫起来。

  但仲叔把我女友抱在怀里,一手把她的大腿扳开,另一手就按在她湿湿的内裤上,一撩一拨。我女友全身都软了,加上刚才给我搞得不三不四,这时两根手指从她内裤边挤进去挖她的小淫穴,她就美得直喘,顾不得是甚么事,两腿自动分开任由仲叔挖弄。仲叔不需要再扳着她的大腿,就可以空出一手来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我女友还要装甚么不给脱掉,但仲叔的手指又再次弄进她小穴,她又美得完全失控。

  我女友给脱掉内裤后,我这时能更清楚看到仲叔的指头在我女友的小穴里抽出插入,动作越来越快,弄得我女友直咬嘴唇,终於忍不住“嗯嗯哼哼”地呻吟起来,小穴的淫水沿着仲叔的手指直滴在沙发上。

  仲叔见到时机到了,挺着他那根大鸡巴,准备插进我女友的小穴里。我看得心里狂跳,到底仲叔算是亲人,以前其他人凌辱我女友不要紧,但给有血缘的叔叔干,好像有点乱伦,以后我女友嫁进我们胡家要怎么面对呢?我内心的理智和色欲再次打起架来,这次理智险胜:我要阻止事情再发展下去!

  我装半醉半醒,半起身说:“仲叔……你怎么能玩弄我女友?”我装得话语不清,但已经吓他们两人一大跳。

  我女友见到我说起话来,忙要推开仲叔,仲叔看到我女友这只送上门的小羔羊,哪里会轻易放过她,还是用力把她抱着,对她“殊”一声,说:“别吵,他只是说梦话,吵醒他谁也不好过。”说完就对我说:“阿非,你放心睡,这个不是你女友,这是电脑合成的洋娃娃!”我差一点笑出来,想不到仲叔连这么假的慌话都说得出口。

  但给他这一说,我的色欲立即打败理智:继续观看吧,那只是电脑合成的女友!我於是又倒在沙发上。

  仲叔见机不可失,一手把我女友嫩嫩的两片阴唇分开,另一手提一下他那巨大直挺的鸡巴,“噗滋!”一声就插进我女友的小淫穴里,一插就插了四分三,我女友尖叫一声,就连忙把自己的嘴唔住,怕再叫出来会吵醒我。我在一旁看得鼻水直滴,可爱的女友被我这仲叔干上了。

  仲叔一个反身,把我女友弄得卧在沙发上,然后从后面抽插着大鸡巴,干得我女友呻吟连连,她吃力地说:“仲叔……把录影机关掉……不要拍了……给阿非看到就不好……”

  干她娘的!我这女友倒是想瞒着我。

  仲叔哈哈大笑,又狠狠插我女友两三下,弄得她娇喘连连,他说:“不要担心,我告诉他是电脑合成影片就行!”

  果然是妙计,如果我不是亲眼看到仲叔干我女友的话,明天他告诉我是影片是电脑合成的,我也会相信。

  我女友的担心被解除之后,就放浪地扭着身体,仲叔也就很顺利把她上身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最后我女友当然给脱得精光,像一条肉虫那样在沙发上辗来转去,两个大乳房狂抖着,让仲叔粗大的手掌摸来搓去,两条美腿也给仲叔翻上来,小淫穴更是被抽插得啧啧有声。

  我女友主动地抱着仲叔,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好叔叔……干我吧……我喜欢你这样……粗鲁奸淫我……啊……把我奶子捏破……啊……好爽啊……”真想不到女友会说出这种淫言浪语。

  仲叔嘻笑说:“你这……欠干的臭婊子,你不怕声音被录进录影带里吗?”

  我女友被抽干得神魂四散,也笑着说:“不要紧……你告诉他……这些声音……也是电脑合成的……啊!”干她娘的,真是个小淫女,还想骗我呢!

  仲叔看来好像很久没干过这么又漂亮又淫荡的女生了,所以这次干得特别起劲,我看到我女友好像已经泄过两次身,淫汁把沙发弄湿一大片,仲叔还好像意犹未尽,继续抽弄他那肥大的鸡巴,连我这二十几岁的后生家也自愧不如。

  仲叔一边干着我女友,一边对她说:“少霞,我的床上技巧有没有进步?”

  我女友说:“你……你今晚实在……太厉害了……我记得高一那年……你才维持十分钟……”

  甚么?!我女友高一那年被仲叔骗来拍照,原来不只是骗财,连她少女的贞操也骗了!

  仲叔听了高兴地说:“哈哈,那次你被我奸淫之后,还有没有想念我的大鸡巴?哈哈!”

  女友说:“我……之后就找不到你……”

  仲叔继续抽弄我女友的小淫穴,看来快到了高潮,说:“不要紧,我们来日方长,你嫁给阿非之后,我们就能多见面。”

  我女友两腿夹在仲叔那肥腰上,让他继续进攻她,一边呻吟一边说:“叔叔……你坏透了……我嫁进胡家……才不会送上门……给你干……啊……啊……不过……你这坏叔叔……说不定会找上门……来干我……那我也没办法……”

  仲叔大乐,连抽四、五十下,自己也气喘吁吁,说:“这次……就当我欢迎你……这胡家新媳妇……的见面礼……”他再也说不下去了,身子一阵又一阵地抽搐,整根大鸡巴插在我女友体内。

  只见我女友爽得白眼都翻起来,看来仲叔射出这注精液可真不少!真不知万一把我女友的肚子搞大,那孩子要怎么称呼仲叔!

  等仲叔和我女友事后工作做完,我才“醉醒”,仲叔拿一杯茶来给我解酒,我女友已经穿戴整齐,向我露出她可爱纯真的笑容,如果不是我刚才亲眼看到她淫荡的一幕,我也不相信她是这样的女孩。

  当然这不是我的不幸,应该说我很幸运有这么一个女友,起码能够满足我凌辱女友的怪心理。只是我有点担心,结婚之后,她还会不会和我这仲叔搞在一起呢?
【完】

上一篇:网吧遇到的美眉 下一篇:要了女友闺密好友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