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胖哥的催眠实验


我不记得那是什麽时候的事情了,只知道那不是个多特别的一天,也没有碰到什麽特别的事情,就这麽突然领悟到,原来我只是个普通人。

  不是勇者,也不是魔法师,当然也不可能是什麽大魔王,只是个连任务触发功能都不具备,整天在城镇晃啊晃的装饰用NPC,只会像是个坏掉的留声机不断跳针说着:「嗯……我觉得今天的天气很好。」然而更可悲地是当我发现,就连这样的觉悟都只是每个人在离开青少年期,脱离个人神话後,多多少少都会有的感触,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把自己最後的价值也画上一个大红色的叉叉。

  「艾尔肯提出个人神话的概念,来说明青少年自我中心的现象。」不过三十岁就当上教授的家伙站在讲堂上,在黑板画出两条白线:「他认为青少年自我中心有两个主要特徵,有同学知道哪几个吗?」

  他举起拿着粉笔的手,从讲台的一端走到另一端。

  「有人知道吗?」

  这时候有人碰了碰我拖着腮帮子的手,我转过头去,看着高中同班的胖哥缩着头,把臃肿的身子凑了过来。

  「嘿,你知不知道答案啊?」他问。

  我懒懒地看着他,然後不耐烦地指着桌上的课本。

  「上面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我指着刚才剥夺我人生最後价值的文字。

  胖哥刷地抽走我的教科书,然後夸张地举起手,整个桌子都被他撞歪了。

  「哦,很好!」教授发出惊喜的声音,毕竟一堂近百人的通识课程,居然只有五成的学生出席,而且只有几个醒着的同学,有人愿意回答问题实在是堪比彩票中奖一般。

  「有、有两个特徵。」胖哥紧张地说:「第一是以为有假想的观众在观赏自己,第二是过度强调自己的感情和独特性。」

  「没错,这位同学说得很好。」教授开心地在两条白线上写下假想观众和个人神话两个关键词,然後继续兴高采烈地进行他的讲课。

  说实话,我很厌恶这家伙,看着他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中,让人忍不住想要嘲笑他,可是年轻有为的现实因素,让我不得不收回自己的鄙视——因为在世人眼中,我只是更加失败的存在吧。

  「谢啦。」胖哥小声说。

  我斜眼看着他,然後接过我的课本。

  「你干嘛突然这麽积极啊?」我顺口说出心里的疑惑,毕竟从前可没看过他这麽认真的样子。

  不过胖哥没有回答,我也不在意,只是盯着窗外,不对应该是盯着窗户旁的女同学打量。那女孩有着一头大波浪的长发,发丝沿着她的脸颊披在肩上,把她的脸蛋修饰地更加小巧,远远地看不清楚长相,只是从她紧贴着裤管的毛衣下缘深出的那双长腿,我想也不用执着她的脸蛋吧。

  如果可以让她躺在怀里,用手掌抚摸那双长腿,沿着小腿肚往上,然後滑入两腿内侧——突然我的身体被人猛然晃了一下,脑中的思绪顿时断开。

  「看在我们的交情上我才跟你说喔。」我看着胖哥严肃的表情,硬是把就要出口的脏话吞回肚子里去。「这个教授是今年才来我们学校的,我之前在网路上无聊查过他的履历,你知道他是做什麽的吗?」「心理学教授?」

  「他是研究催眠的。」胖哥的声音压得不能再低了。

  「噢,所以咧?」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知道这王八蛋喜欢这个口味的东西,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沉迷到这种程度。「你该不会以为漫画里面的情结是真的吧?」

  「靠,你不相信喔!」胖哥惊讶地问。

  「靠,你相信喔?」我装出更加吃惊的样子。

  「你不信就算了。」胖哥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後说:「反正我要给他点好印象,然後看看他能不能教我几招。」

  「就算催眠真有那麽屌好了,你以为他会随便教你?」「你知道学校有心理学实验,会邀请同学参加实验吗?」「我知道啊,做些简单测试,问了些问题或者情境模拟。」「这个教授也有在邀请受试者,而且有限定人数。」「你报名了这个实验?」我这次是真得惊讶,没想到他这麽有行动力。

  「当然罗,就是今天晚上,我打算到时候和他请教一下,而且你不要忘了我去年申请了转系,我申请的就是心理系,我打算给他点好印象,然後再申请帮他做研究。」

  我想只有目瞪口呆可以形容我此刻的表现吧,我不得不佩服这个连运动减肥都撑不过两天的人,居然可以为了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努力到这等程度。

  「如果没有你想像得那麽神怎麽办?」我问。

  「没关系,至少我为梦想赌上了人生。」他说着不知打哪学来的帅气台词。

  我想我只能祝福他了。

  下课锺响起,我收起课本,背起书包就往教室门口走去,走到门边才发现胖哥没有跟上。我回头看向坐位,才发现他把东西全扔着,一个人跑到讲堂上去了,教授看起来很开心,俩人不知道说了些什麽,教授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我想要靠近点听听他们在说什麽,一道人影突然从我眼前晃过,我急忙停下脚步才没撞上就要出走出教室的同学。

  「不好意思。」我连忙道歉,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我差点撞上得竟然是那个有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同学,她冷冷看着我不发一语。

  她的五官精致,眼睛看起很有神而且强势。

  「请你不要档在门口好吗?」她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我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胖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喂,你今天怎麽一直在发呆啊?」

  「没什麽事情。」我说。「你跟教授说了些什麽?」「哦我只是问他晚上实验的事情,顺便探了一下口风。」胖哥说:「教授说这是很严肃的事情,但是看我这麽有热诚,他决定让我今天晚上帮助他进行实验,如果我表现好的话,他在考虑收我的学生。」

  「你也太急了吧。」我用客观地角度分析:「如果他知道你的意图,他最好还会把凶器交到歹徒身上。」

  「你想太多了啦,我现在完全就是为了学问痴迷的好学生啊。」胖哥得意地说。

  「好吧,我先回宿舍罗,你晚上顺便帮我带些食物?」「没问题。」他说。

  我回到宿舍,冲了个澡,同时回忆过去学习催眠的经验——那是一段我没有告诉胖哥的时光。

  那时候指导员要我们三个人一组,一个人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假装自己被催眠了,然後要椅子上的人想像一个曾经有过的经验,像是慢跑、游泳,接着另外两个人开始描述。

  当时参加的人多半是和我相同,对於催眠有不切实际想像的同伴。

  我们说着「你想信自己在谈钢琴,然後逐渐和音乐融为一体」或者「你抬头往上看到天上的云,他们好白、好蓝,好像要把你吸进去」结果什麽都没有发生,换我坐到椅子上的时候,我觉得另外两个人简直是蠢蛋。

  ——直到後来,指导员才告诉我们,涉及内心的感受或者没有影像的句子只会有反效果,诱导需要的是影像还有感官的感受。

  接着指导员还举了一个例子,他说人们在搭电梯的时候,往往就像是被催眠一样盯着楼层不断变化,直到电梯到达才会突然惊醒:他们真的就和刚起床的人一样,会有短暂的时间掌握不到发生了甚麽事情,这也是为什麽我们容易走错楼层,或者被刚进电梯的人给吓到。

  接下来我花了很长的一段时间,练习如何让人们进入这样的催眠状态。不过到很後来我才知道,原来催眠不过只是另外一种沟通方式而已。虽然你沟通的对象好像完全任你摆布,但这只是假象,催眠一个人站起来跳舞并不比直接请他站起来跳舞轻松——如果你和对方很熟,催眠反而是个更加累人的主意。

  冲完澡,擦干身体吹了吹头发,我进入论坛搜寻所有和「催眠」有关的文章,虽然明确知道幻想和现实的差距,幻想的美好还是令人向往,我就这麽看着论坛的文章,同时等着晚餐,

  然後,我就这麽等到了十一点半,肚子咕噜咕噜地响着。

  终於胖哥推开了大门,疲惫万分地走了进来。

  「有什麽收获吗?」我问。

  胖哥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十分别扭,他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整张脸趴在桌上然後说:「你说得没错……」

  「嗯?你说什麽?」我後面的话没听清楚。

  「你说的没有错,催眠不是那麽神奇的东西。」胖哥的声音闷在手臂里头,总觉得有什麽怪怪的地方。「我有点累,想要先睡了。」他说着从刚拉开的椅子上起身,费力地爬上加高的床铺。

  「喂,你不洗澡喔?」我嘲上面喊道。

  「我很累,明天再说。」胖哥似乎把自己窝到棉被里去了。

  我能想像胖哥失望的心情,可是总觉得不大对劲,如果很难过他不是应该好好地向我诉苦一番吗?还是说他已经难过到没有那个心情了?

  「好吧,那我也要睡了,我肚子饿死了。」我说,盖上电脑,关上台灯,跳到另一边的床上。「胖哥,你如果很难过,我们可以聊聊。」「没事没事。」胖哥说。「不用理我。」

  我原本打算,也许可以把我过去的经验和他分享,没想到他一口拒绝,这让我更加地觉得不对劲。

  「其实就连我也没有办法放下这个幻想吧。」我心想,所以现在我才会忍不住怀疑胖哥。

  翻了个身,我决定抛开这些想法。

  过了一段时间,我听到黑暗中传来细小的骚动,我疑惑地抬起头,从床沿往下看,只见胖哥坐在书桌前面,电脑旁放着一大包卫生纸,好几张已经抽出来,散乱在桌面上。

  我眯着眼睛往萤幕看去,只见上头有个半身赤裸的女孩站在白色的房间里面,一手放在私处,口中发出淫秽的叫声,那个女孩有着一头漂亮的大波浪长发!

  「啊……!哈啊!咕呜……啊啊!」女孩下半身不断颤抖,透过内裤稀薄的布料可以看见手指的动作,透明的液体从内裤被翻开的角落不断流出。

  刚开始我以为胖哥只是受不了现实的打击,决定尻一枪好好发泄一番,直到女孩身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我才感觉到不对劲。

  年轻的教授从後头把手放到女孩的乳房上,小巧但是形状完美的乳房上头点着两颗粉红色的乳头,配上女孩享受的表情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教授低头吸允她的乳头,女孩的神情变得更加恍惚,喃喃地叫着:「呀啊!

  好棒!嗯……哈啊!」

  教授拨开女孩的手,用自己的手代替她深尽内裤里面,淫水更加泛滥地流到四周,教授延着周围抚摸女孩的私处,缓缓摩擦,女孩的喘息声也越来越大。

  「啊啊……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教授突然把手指伸入蜜穴快速搅动,女孩竟然就这样达到高潮。

  这时候镜头突然剧烈地晃动了几下,好像是被移到了某个地方重新架好,然後另外一个身影从镜头後面出现——我倒抽了一口气,那个人竟然就是胖哥。同时电脑前面的胖哥也开始动作,他抓起一把卫生纸然後开始套弄自己的下体。

  萤幕里头的女孩被放倒在地上,教授带着身体明显僵硬的胖哥走到少女身边,两个人蹲了下来,胖哥附耳在女孩耳边说了些什麽,然後女孩好像突然回过神似的爬了起来。

  女孩灵巧地脱下内裤,然後像条蛇似的缠上了胖哥,他脚一软,两个人往後跌出了镜头,接着只听到销魂的呻吟还有胖哥令人不舒服的呻吟。

  萤幕前的胖哥也发出了呻吟,说实话持续的时间短的不像话。

  胖哥吁出一口长气,把卫生纸团扔到垃圾桶里面,然後关上电脑萤幕,接着我听到他的脚步声往我这儿走来,我赶快往里头翻身,装作熟睡的样子。

  然後整个床舖开始震动,胖哥缓缓爬了上来,我从呼吸声判断他正从上面打量着我,过了一段时间,他似乎相信我真的睡着了,然後才爬下床。

  「白痴,就算我本来是真睡现在也被你弄醒了。」我心想。

  我看着手机,等着时间过去,什麽事都不做只是干等着实在非常煎熬,直到一个多小时後,胖哥传来阵阵鼾声,我才悄声地下床,打开了胖哥的电脑。

  我从播放程式的历史档案找到了影片,然後上传到云端硬碟,整个过程不过十分锺不到,然後我连忙回到床上,拿起手机开始下载影片,然後整个人躲到被子里头,塞起耳机开始观看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影片开始,是空无一人的房间,然後传来开门的声音。

  教授带着女同学进入房间,然後开始向她说明实验的流程,大概是要测试同学们待在不同颜色的房间的时候,对音乐会有什麽不同的反应,旁边负责拿摄影机的同学(也就是胖哥)是为了记录实验的过程。

  女同学点点头,然後依照指示转过身去面对着墙。教授向胖哥叮嘱几句後,转身作势要出门,然後趁女同学不注意的时候,猛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嗯?」女同学转身,脸上写满了困惑。

  这时候,教授没来由地伸出手,好像要和她握手似的,女同学下意识地伸手回应,此时教授的左手突然握住她的手腕,然後用低沉地声音说:「让你的手臂慢慢垂下来,同时你也陷入失神的状态。」

  看到这一幕,我低呼了一声:「高手。」

  教授利用人类握手的习惯,让对方自发性地举手,却在中途进行组断让女同学在困惑後马上陷入更加不知所措的状态,这个招式叫模式阻断,最困难的是掌握对方发楞的瞬间给予言语提示,不然对方可能很快就会回神然後做出反应。

  可是看着女同学茫然的双眼,我更加困惑,接下来呢?

  「你过来帮我扶着她。」教授朝着镜头说。

  镜头晃了晃,接着胖哥就从後面出现了,他走到女同学身後,有点扭捏地抓着女孩的肩膀。

  「现在让我们开始真正的实验吧。」教授的声音难掩兴奋。

  他走出房间,然後没多久就推着一辆推车回来,上头放着两顶头盔。

  教授把一顶头盔放到女孩头上,另一顶头盔自己戴上。

  「我刚刚跟你说明过,如果机器顺利运作的话该怎麽做,现在我告诉你,如果失败了,你就丢下我们自己走吧,我不能拖累你。」教授说,胖哥似乎被吓着了。

  「师父我不会丢下你的,不管要做什麽我都愿意!」教授笑了笑说:「我起先还担心不知道怎麽开始这个实验,没想到就遇上了你,算是我的运气吧,不是每个人都敢做这种事情的,就算失败我也很欣慰,到时候你就拿着我的成果继续研究吧。」

  听完这番话,胖哥没有再说什麽,我想胖哥其实只担心如果出了意外,他的梦想也就跟着破灭了吧。

  然後教授开启了机器,他的身体在按下按钮的瞬间开始不规则地痉挛,女孩的身体也是,然後过了半晌诡异的痉挛慢慢停止。

  「怎麽回事?」女孩缓缓开口,她的眼角沾着泪珠看起来楚楚动人。

  「教授?」胖哥试探地问。

  「教授?你在说谁?」女孩茫然地问。

  胖哥似乎惊觉实验失败,吓得松手把女孩往下一扔。女孩的头重重撞上推车,然後倒在地上。

  「啊!好痛!」女孩娇呼。

  然後她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教授。

  「对了,我在做实验!」女孩瞬间清醒,然後转身抓住就要逃跑的胖哥。

  「大胖我的实验成功了!我成功了!心灵值入的实验成功了!」「什麽!」胖哥惊喜地说,他蹲下来抓着女孩的肩膀大力地晃着。

  「呜……」女孩吃痛,胖哥这才冷静了些许,同时发现自己正对着得是一个成熟女性的身体。

  「接着让我们来继续实验吧!」在女孩身体里的教授彷佛真的变成了年轻的少女,她跳起来拉着胖哥的手转了一圈。「快点帮我把我的身体还有机器放到旁边,记得看摄影机对准了没有。」

  「没问题!」

  等到打理好後,胖哥走向摄影机,然後镜头移动到房间中央对准着女孩。

  「现在我要开始做自我暗示还有制约的准备。」女孩对着镜头说。「我现在手上的是特制的药水,可以降低我的意志力并且大幅增加性欲。」她说话的同时把针头插入自己的手臂,本来就已经有点强势的脸蛋,在眉头紧蹙的情况下,似乎有点愤怒又带点怨怼的娇羞。

  「唔……好痒……」才注射不到几分锺,女孩打了个冷颤,然後隔着衣料开始搓揉自己的双乳还有私处。「没想到……药效……这麽强,啊!快点……把我的身体拿过来,哈啊啊!」

  她说着蹲了下去,整个人不停颤抖。

  「好难受……快点!呀呜呜!」

  镜头开始晃到,然後往下垂,照着教授无力的双脚,然後镜头一转,只见女孩一头大波浪的长发已然散乱,她挣扎着脱掉上身的毛衣,手忙脚乱的扯下胸罩,两颗浑圆的丰胸上乳头已经兴奋地伫立。

  女孩扑到没有生机的男性身体上,抓起男人的手塞入自己的下体,开始有韵律的扭动着身躯——她竟然用过去自己的手在自慰!

  她把整条手臂当成棍子,在双乳间和跨下不断来回磨蹭,我被那痴迷的态度给深深吸引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同时我听到萤幕里面也传来吞咽的声音。

  「好喜欢这个味道,哈哈……快给我,什麽都好!嗯哈!我好想要……」女孩说着放开了男人的手,往下开始解开腰带——她跪在地上翘起臀部,上半身紧贴着男人的下体,白皙的後背形成性感的线条。

  看着她淫秽的姿态,我的内裤越来越紧,可是我知道我还要继续保持理智,看看到底会怎麽发展。

  萤幕里头,被教授值入意识的女孩撑起身体,蜜穴对着肉棒在上头转啊转的,她伸手玩弄着自己的蜜穴,一根手指头在里面搅弄着,弄得自己呻吟连连。

  「嗯哈啊!我最喜欢老师的肉棒,快来干我吧!」她话说完,就在男人的身体上蹲了下来,无意识却硬挺的肉棒直直插了进去。

  「呀啊啊啊啊啊!」女孩发出高亢的淫叫。

  「男人的肉棒,哈啊……原来这麽爽!」

  肉棒插入後,女孩更是放肆的扭起屁股,两手撑在地上忘我的摆动,白嫩的屁股下方是凶狠的肉棒不断进出的影像,不断发出淫靡的声响。

  「啊哈……啊!好舒服……小穴被干得好舒服啊!」女孩开始有韵律的转动屁股,像是要把男人最後一点精力都榨干似的。

  「唔啊!嗯……啊……啊呀!小穴要被干坏了,老师要负责,嗯嗯……啊!」她越摇越快,全身香汗淋淋,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汗水的液体不断向四边洒落,女孩高声地淫叫着。「唔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最後,她终於筋疲力竭地摊在男人的身躯上,娇小的身子不断喘息。

  「把摄影机拿过来。」她气喘吁吁地说。

  我想胖哥忍耐地非常辛苦吧。

  「现在这个身体已经完全记住性爱的快感了,接着只要不断地让她把性爱的快感和我的身体连接起来,之後就可以在催眠的时候让她无法拒绝性爱的暗示。」女孩双脸潮红,因为做爱後的余韵,原本凌人的气势被小女人的娇美给取代过去。

  「然後再假造她的记忆和行为,就可以不断地加深暗示。」她对着镜头说着之後的计划,可是我却越听越不对劲。

  然後他们离开房间,来到另一个房间,女孩坐在椅子上,旁边有个录音机传来教授的声音。

  「你现在觉得越来越放松。」

  「我要你仔细……认真……全心全意地听着我的声音。」「你已经很放松了,整个人都放松了……现在你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听着教授的声音,知道这样的诱导其实没有任何作用,可是椅子上的女孩,或者说教授意识控制的女孩开始缓缓陷入沉睡。

  「你的眼皮很重,很重,无法抗拒地重……你想要好好地休息,可是你没有办法。」教授预先录好的声音继续说,同时椅子上的女孩露出痛苦的表情。

  这时候我恍然醒悟——这是在演戏!她正在假装自己被催眠了,然後要用这个影片进行逆催眠,让女孩相信原本不相信的事情。

  而且从前面的阶段看来,教授似乎可以直接透过自我暗示或者强迫地制约,让女孩的身体和心灵都接受其实是来自教授意识的内容。

  与其说是催眠,不如说是教授把自己的意识当作病毒,侵入女孩的脑袋,然後植入虚伪的意识——尽管如此,如果虚伪的意识太过真实,可能连教授自己的心灵都会受到影响,所以才要透过这样间接反覆的方式进行。

  「我是你的主人,只有我的命令你才可以获得休息。」「唔……」女孩痛苦地呻吟。「我要……求求你让我休息。」「你必须承认我是你的主人,否则就不能休息。」「求求你,你说什麽我都愿意……我好累,我想要休息……」「那麽跟着我说,说我是主人的奴隶。」

  「我是……主人的奴隶……」女孩茫然地复述。

  我不得不惊叹教授的演技,如果是我看到了,我想我也会相信吧。

  然後视频继续进行下去,就像是普通的催眠小说一般,女孩区服在催眠的力量下,然後画面就此消失,接着画面再度明亮,只见赤裸的女孩跪在教授的面前。

  「放心吧,之後一定轮到你享受。」教授对着女孩说。

  只见女孩又回到过去那强势的脸孔,她百般不情愿地解开教授的裤子。

  「很好,我们接着要让她熟悉服侍男性的技巧,还有臣服的感觉。」原来这时候女孩的身体里变成了胖哥。

  女孩吞吐着男人的肉棒,动作生硬而且明显带有厌恶,教授忽然伸手把女孩推倒在地上,从後头压制住女孩。

  「师父,你想做什麽!」女孩身体中的胖哥惊叫,可是用女孩的嗓子发出来,完全变成只能更加挑起兽慾的娇呼。

  「女人就该顺从男人!」教授变了个人似地恶狠狠地骂道,他一手扳住女孩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就往她的唇上强吻。

  「呜……住手!」女孩奋力挣扎。

  「嘿嘿,等会儿就是你来求我了!」教授抓住她乳房大力搓揉,同时有技巧地逗弄着她的乳头。

  「嗯啊……」

  女孩忍不住发出享受的低吟,也许是之前的暗示已经发挥作用,或者教授又使用了催情的药水。

  「你不是说不要吗?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刚刚不是很享受吗?」「不是,我怎麽可能会享受,我是,啊!呜……」似乎是不想要让胖哥有破坏意识完整性的思想,教授又封住了她的双唇,另外一只手已经深进女孩的跨下挑逗,反抗的意识似乎已被快乐给取代,从女孩发出的呻吟看来她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你天生就是女人,女人就是要给男人玩弄!」教授边说边挑逗着女孩的蜜穴,快感加上突然被袭击的惊愕,还有过去的暗示和药物,此时此刻的女孩已经完全成为慾望的俘虏。

  「你看看你自己,你根本就想要被我强暴,想要当我的奴隶!」「你说……什麽……啊!」

  看到还有反抗意识,教授马上又加快手指缴弄的速度,女孩瞬间的理智马上被另外一波高潮取代。

  「你就是个想要被男人干的贱货,快认命吧,只要你承认了,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快乐!」

  「不行,快住手……住手……嗯啊啊!嗯?」

  教授突然抽开他的手,女孩感到一阵空虚,茫然地望向凌辱她的男人。

  又是模式阻断!教授猛然大吼。

  「你很舒服吧,那股快感就要把你吞没了!」他说着,女孩跟着翻起白眼。

  「可是就差一点了,没有允许你就不可能获得快感!」「允许?不行,我要……唔唔……快给我!」

  「我想要给你快乐,可是有人阻止了我!」

  「是谁?快住手……给我,我好想要……叫他住手!」我惊叹於教授转换的手法,他把原本的抗拒转变为对抗拒的抗拒,陷入茫然和高潮边缘的女孩根本没办法察觉这逻辑陷阱。

  「没错,只要他住手了,你就可以获得高潮,你只要说出那个关键字!」「我说,你要我做什麽都好!快告诉我要说什麽!」女孩匍匐到教授身前,卑微地乞求。

  「说你是我的奴隶,你天生就是要给男人干的贱女人!」「我是你的奴隶……我天生就要给男人干!」

  「你是天生就只能给男人当奴隶,一无是处的淫乱女人吗?」教授继续逼问。

  「没错,你说什麽都对……快点给我,求求你快用肉棒干死我这个淫荡的奴隶吧!」女孩高喊着淫声秽语,她攀上男人的腰际,像只小狗般猛舔着男人的肉棒。

  教授用力地把她推开,并且大吼:「像你这样淫荡的女人,只能跪在地上等男人去干你!」

  女孩闻言,连忙趴跪在地上,沾满着淫水的蜜穴正对着镜头中央。

  教授满意地走上前,两手牢牢抓住女孩的臀部,把雪白的屁股抓出按红的爪印,然後他猛地插进女孩的蜜穴。

  痛苦伴随着无限地欢愉,女孩尖叫着达到了高潮。

  「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种快感。」教授不忘着继续施加暗示,同时不断抽送把女孩带往更高的高潮。

  「唔嗯……啊啊……嗯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然後画面突然消失,接着是另外一个场景,同样是教授在干着女孩的小穴,可是我直觉地知道这已经是不同的地点——甚至是不同的时间!

  我吓出一身冷汗,拉开棉被就要起身质问胖哥。

  胖哥的打鼾声不知道在什麽时候停了。

  我看着床沿,胖哥的大脸正对着我,我感到毛骨悚然。

  「你在干嘛?」他问。

  「这个实验不是第一天对不对?」我反问。

  「当然不是,实验已经进行了三个月。」

  「那你为什麽要骗我今天晚上是第一次实验?」胖哥困惑地看着我,没有说话,突然他右手一挥弹起响指,我忍不住往声音的方向看去——然後是一片黑暗。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被蒙上了黑布,两手被反铐在椅子上头。

  「主人,他的状况好像怪怪的,所以我就把他带来了。」胖哥用恶心的语气说道。

  「你做得很好,晚点再给你奖励。」教授的声音说。

  「谢谢主人。」胖哥仍然用那恶心的语气说。

  有只手帮我掀开了黑布,我发现自己就在影片中的房间,胖哥手上拿着摄影机对着我。

  「你想要做什麽!」我大声问,试图消除心中的恐惧。

  「嗯……可能是受到什麽刺激吧。」教授没有理会我,好像我没有生命,只是个玩偶一样。

  「这样好了,让我们重新来一次吧。」教授说,然後走向我,接着右手臂传来一阵刺痛。

  「你对我做了什麽!我是个男人啊!」我想到他可能给我打的东西就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哼,男人?你在说什麽啊?」教授笑着说。

  我惊慌地晃动身体,才发现垂落在身侧的棕色长发,还有胸前两颗跳动的巨乳。

  「放心,不会有事的。」他说,然後朝我伸出手。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只觉得懒洋洋的,动也不想动。

  全身很热,都是汗水,头很晕很晕,什麽都搞不清楚。

  「告诉我你现在的感觉。」有个很遥远的声音问我。

  「我觉得好累,好放松。」

  「还有呢?」

  还有什麽?我努力想,却只觉得越来越累,不管他说什麽都好。

  「我不知道……你说了算……我好累……」

  我听到笑声,同时我觉得乳房好痒、好胀。

  「你想要服从,想要服从我的声音还有快感。」那个声音说,然後一只手开始抚摸我的乳房,感觉好棒……好舒服。

  我听到一阵柔和的音乐,我想要顺从这个声音,顺从他的想法,我想要快乐,想要他继续抚摸我,可是好像还有什麽东西……「没错,服从会让你快乐……很快乐。」

  「嗯啊……我、我很快乐……啊啊……」

  我感觉下体也被某人抚摸,好有感觉,好酥麻的感觉……我喜欢这样,我想要更多的快乐,更多的服从,可是还差了一点。

  「啊!好痒……好舒服……嗯啊啊!快点给我!」「不行喔,你还不够服从,所以不能给你。」

  我不够服从……可是我明明已经这麽听话了,主人说什麽我都照做了啊……主人?对了,要服从主人,我是属於主人的,只有听主人的话才会获得快乐。

  「主人求求你……快点给我,快……啊啊啊啊啊!」突然,我感受到主人的肉棒抽入我湿透了的小穴,他边插入边搓揉着我的巨乳,我是主人的,只有主人可以给我快乐!

  「唔啊……主人快干我……我是主人的,啊啊!嗯哈啊啊啊!」「记住现在的感觉,一辈子都不可以忘记。」主人说。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主动迎合着主人,我越漂越高意识越来越模糊,我听到有人发出尖叫,那是只有在完全服从後才能获得的快乐。

  然後我陷入了深深的沉睡。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主人的怀里。

  「你醒了啊?」

  「主人~」我羞地把脸埋进主人的胸膛。

  「我发现尽管透过意识值入,催眠仍然有极限,外来的意识就是外来的意识。」主人突然开始说起奇怪的话题。「始终只有一开始就心甘情愿的配合,再加上意识者主动地强化才有可能达到完全的催眠,就像你这样。」主人说着亲了我的脸颊,我感觉全身好像都要融化了。

  「要你们进入女孩身体,扮演被催眠凌辱的女人,然後到最後让你们完全和身体结合为一,才能达到现在的境界,也许是因为脱离肉体的意识变得更加脆弱吧。」主人说着,一只手开始玩弄起我的蜜穴,像我这样淫荡的女孩,只要一被主人的手指碰到,淫水就会咻咻咻地流出来。

  「高潮吧。」主人突然说。

  我还没意识到发生什麽事情,快感就从主人手指的地方扩散直冲大脑,我两眼翻白泪水、尿水夹杂着淫水像是溃堤般流出,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接续袭来,我只能不断发出放浪的淫叫。

  「停止。」主人说。

  快感突然消退,但是身体还残留着感觉,我知道只有主人能给我这样的快感,能够服从主人实在是天大的幸运。

  「可是有时候为了避免被人发现,还是要让你们的义是回到原本的肉体,这就会发生之前的状况。」主人惋惜地说。「害我只好再费一番工夫重新调叫。」「主人对不起,小奴隶以後不敢了。」虽然不知道主人在说什麽,但是我知道可能跟我有关系。

  「不是你的错,我已经想好办法了。」主人说。「现在,乖乖睡吧。」我睁开眼睛,看着手机漆黑的萤幕,掀开棉被胖哥还在另一头打鼾……原来刚才只是我的幻想,我吁出一口长气,然後把手机放到一旁。

  隔了个周末,又是那个该死教授的心理学,我看到那个影片中有着大波浪长发的女孩,又一个人独自坐在窗角的位置。

  虽然搞不清楚教授和胖哥怎麽做到的,但是既然基底是催眠,那麽我想我就可以用普通的催眠来达成一样的效果吧。

  「嗨同学,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她冷冷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应该认为我只是刻意想要攀谈吧。

  我迅速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左肩,她愕然看着我,不等她反应过来,我右手盖住她的脸把她往後放倒,然後在她耳边低语:「现在全身放松,听我的声音。」「是……主人。」她茫然地说。

  我听了大喜,尽管我只是透过浅层的催眠,就直接带出了教授辛苦的成果,我忍不住感到非常得意。

  「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准发出任何声音。」我说。「然後我会数到三,你就要接受人生最激烈的高潮。」

  「一、二、三,高潮!」

  她张大了双眼,香舌微吐发出无声的呻吟,高潮的泪水滑落脸颊,然後她慢慢地缩起身体不住颤抖。我知道在那个刹那,她可以感受到轰隆一声地震撼,不可思议地高潮让她在接下来的时间都死命紧咬着下唇才能服从我的命令。

  「好了,现在告诉我是谁让你高潮。」

  「我的主人。」她顺从地说。

  「你的主人是谁?」我问。

  「oo教授。」她说,我皱了一下眉头,然後想到如果把指令改成我,肯定会露出破绽,於是我决定维持这个指令。

  「现在躺到我的腿上。」我说,这时候教授已经上台讲课,同学各自散落在教室里面,多半是在睡觉。我乔好角度,用桌子还有外套掩护,让她的头可以枕在我的膝上却没有人发觉。

  「好好服侍我的肉棒。」我低声说。

  然後柔嫩的手掏出了我的肉棒开始缓缓套弄,等到硬度差不多了,湿热的舌头贴上我的肉棒前端,开始绕着圈打转,我要非常努力才能忍住不发出声音。

  温热的嘴唇含上的我的肉棒,她紧紧的吸允,同时用舌头在里面挑逗。

  我感到肉体还有征服的快感,享受着美女的服侍——想到有些小说里面讲到,用女生的身体最爱更是爽快,也许改天可以偷到那台机器试试。

  想着想着,我感到有股睡意,於是我缓缓趴在桌上享受着美女的口交,慢慢我进入了梦乡,梦里头我依稀看见自己变成那个女孩,躺在主人的怀里,享受女人高潮的快感,那是只有服从才能得到的快感。

  我好快乐,好想要服从。

   【完】

上一篇:我的干爹是总统 下一篇:合租朋友的前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