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庭乱伦馆


「这真是罪孽啊!居然娶了一个开妓院的女人做老婆!」虽然已经结婚二十多年了,可每次回家,袁益则便都要不由自主的仰头自言自语的说道。

  尤其,尤其是带着客人回家的时候,当然喽,这些客人都是给老婆介绍来的。

  看看身边三个膘肥体壮,兴奋的满脸通红的壮汉,袁益则便不由自主的摇摇头,解嘲道:「爱她就要爱她的一切,况且结婚前,就知道老婆是妓院老板了啊,哎呀真是的,我怎么可以二十四年后还想不开呢,真是的,这可不行,要做一对恩爱的好夫妻啊!」

  袁益则先生暗暗鼓励着自己,举手用力朝天握了一下拳头。

  叮铃——!袁益则先生按了一下门铃,回头笑道:「各位客人,这就是我家了——玉香苑,感觉如何呢?」

  五层独立式设计的别墅整体用白色为主色调,而在柱、栏、窗上又别具匠心的采用了古典雕花形式,所以看起来美轮美轮而又充满了中国婉约秀美之风。

  三个客人虽然打扮不俗,但在千篇一律的高楼都市中看到如此别样的雅致建筑,也不由得一起发出来赞叹。

  「各位,请进啊!」门开了,紧接着便是悦耳的声音,袁益则不用回头,已经非常得意的介绍道:「这是我的次女袁晚芳小姐,年龄才十九,最得意的是口交本领,希望各位客人能满意啊。」

  三个客人看到清新可人,穿着一袭露背女仆装的二女儿袁晚芳,呼吸顿时急促了起来,袁益则几乎能听到他们的心跳声,对二女儿有如此出色魅力,做父亲的当然是非常得意的。

  袁益则几乎可以肯定,今晚的生意一定会非常成功的。

  「请,请进来!」三位客人有些失态的一边偷看着袁晚芳,一边一起走进了玉香苑中。

  「请用茶,这是玉香苑所有佳丽的照片,上面有她们拿手绝技,还请多多惠顾啊!」袁晚芳一边上茶,一边将玉香苑的花魁名册拿了上来。

  三位客人虽然都身份不凡,见多识广,但这样家庭模式的妓院还是第一次实践,袁益则和袁晚芳明显是亲生父女,父亲做皮条客,而女儿做妓女,对三位客人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困惑。

  三位客人翻动精美画册,却心神不定的一时间无法做出决定来。

  「唉,第一次来的客人果然都是需要引导的啊。」袁益则叹息一声,对袁晚芳小姐笑道,「那么,客人是可以选择任何服务吗?」「当然,只要画册上罗列的,我们都会竭诚为您服务的!」袁晚芳非常礼貌的答应道。

  「好吧,现在我也是一个客人,我需要美丽小姐的服务,这是钱!」袁益则很礼貌的向三位客人一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转换。

  「那么,您需要什么服务呢?」袁晚芳很认真的问道,秀美而可爱,一双明眸闪亮着青春的光彩。

  「嗯,」袁益则考虑了一下,还是很快做出了决定,「就口交吧,袁小姐的口交可是最棒的呢。」说着袁益则便站了起来,打开皮带,将黑红色18CM长的鸡巴暴露在现场所有人面前。

  三位客人都很震惊的看着,其中一个终于忍不住道:「可是,先生,他是你女儿啊!」

  袁晚芳却已经跪在了父亲的鸡巴前,一边用小手轻轻而仔细的撸动着,一边向客人甜美的一笑:「可是,现在他是我的客人,我需要为客人做服务啊!难道,便利店的小姐会不卖东西给自己父亲吗?!」

  袁晚芳说着调皮的一笑,已经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舔弄挑动起袁益则先生的龟头来:「哦,先生的鸡巴好大味道啊,哦······怎么样,先生,舒服吗?」

  「当然,实在太舒服了!」袁益则长舒一口气,轻轻捋起女儿乌黑的长发,闭着眼睛享受着女儿湿热舌尖传来的阵阵美妙刺激。

  「可是,这不算乱伦吗?」一位客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站了起来,凑到近前,仔细看着美丽的袁晚芳小姐用灵活可爱的舌头细心的一遍遍舔弄着自己父亲的粗大鸡巴。似乎是想要更清楚的证实,女儿是否真的在舔父亲的鸡巴。

  「先生!」袁晚芳小姐可爱的一蹙眉,「我说过,我现在在工作,工作的时候,是不可以考虑私情的!就像是法官审判自己的父亲,都不可以有私情的哦!

  对吗,其他两位先生?」

  另外两位先生已经看得口干舌燥了,一起站了起来,很近的围观着女儿用鲜红可爱的嘴唇和舌头为父亲认真的做口交,一个客人终于忍不住道:「我也可以选择口交的服务吗?说着,已经掏出了鸡巴,虽然没有袁益则先生的大,却更粗壮,一边跳动,一边马眼上正分泌着晶莹的液体。

  「当然!」袁晚芳立刻伸出舌头,灵巧的一舔,将这位客人马眼中的液体全部舔了进去。

  「哦,真棒!」第一位尝试的客人立刻就体会到醉人的美感。

  「啊不,我也要!」其他两位客人立刻争先恐后的掏出了鸡巴,一起伸到了袁晚芳小姐的丁香小口前。

  袁晚芳小姐的口交功夫相当有水准,面对三个鸡巴,仍旧不慌不忙一一舔弄着,有时候更将整个鸡巴吞入口中,有时候却用舌头裹住两颗睾丸咕噜噜舐动不已。

  袁益则看到美丽的女儿同时为三个丑陋的客人进行口交,不,连上自己的,一共是四根大鸡巴!女儿娴熟而又淫荡,当真是最好的妓女,父亲虽然心中发酸,却不能忘记自己的职责,忙不失时机的推荐道:「可是各位客人,还有许多服务哦!」

  「哦?例如呢,啊啊啊······」一位客人忘情的叫着,一边在袁晚芳美丽的面颊前插动着鸡巴,一边向做父亲的问道。

  「例如,您可以大声咒骂,用各种粗话。」

  「真的吗?好吧,我选了!」有身份的客人立刻选择了最粗鲁的方式,一下变的陌生起来,骂道:「你这淫荡乱伦的婊子,给我好好舔,啊,嗷,对,对屁眼也要添,你这婊子,啊,哦,我的老天啊,我要肏你!」袁益则立刻说道:「如果三位客人一起的话,价钱会贵一些啊!」「这个给你!」一位客人立刻拿出一大叠钱来,却迫不及待的蹲到了袁晚芳的身后,将女仆裙撩开,探着头,像猪一样,吭哧吭哧的舔弄起袁晚芳性感雪白的臀缝来。

  「啊,太棒了!」那位客人拼命在袁益则女儿的胯下耸了一阵,便扶起袁晚芳的屁股,用粗大的鸡巴狠狠肏入了女儿性感粉嫩的嫩穴中,「啊,好紧,真是极品,极品!」

  「啊,啊,好爽啊,您的鸡巴好大······呜呜,哦,肏我啊,小穴好痒啊,啊啊,呜呜,大鸡巴肏的人家好爽啊,哦,您真是强大啊!」女儿一手握着一个鸡巴轮流吞舔,后面小穴又被无情的抽插着,顿时忍不住淫叫了起来。

  「你这乱伦淫贱的骚货,我要肏死你!」第二位先生也忍不住骂道,一下将整个鸡巴都插入了袁晚芳的喉道中,「哇,居然能深喉,好紧啊,真爽,呜——!」这位客人占领了女儿的喉咙,剩下一位客人的鸡巴便没有了用武之地,只好拽过女儿的两只雪白的小手,来来回回从上到下的搓弄抚摸着自己的鸡巴和卵袋。

  袁益则看到女儿淫荡的令三位客人都感到了至美的享受,由衷赞叹女儿职业技能时,却不由自主也挺起了鸡巴:「真是为难啊,虽然工作和生活应该分开,我现在是嫖客,只应该极力享受肏妓女的快感,可我却居然产生了乱伦这可怕的想法,真是为难啊!」

  但是,工作还是必须要做的,袁益则一边看着女儿媚眼如丝,似笑似愁如嗔如怨的淫荡表情,一边撸动着自己的鸡巴,一边向三位客人继续推荐道:「三位客人,我们玉香苑还有许多佳丽哦,您不妨再看看,好做进一步的了解!」袁益则一方面是为将被三位客人一起肏干的女儿解救出来,一方面是想要继续推出更多的服务。

  但是,显然的,三位客人已经完全被袁晚芳小姐的秀美和性感给深深吸引了,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叫道:「不,今晚一整天我们都要和袁晚芳小姐在一起······对,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真是极品尤物啊!」并且其中一位客人立刻向袁晚芳小姐做出了请求:「小姐,能躺倒对面的红色沙发上吗?」

  「当然。」袁晚芳答应着,软软的身躯已经被三位客人架到了沙发上,其中一位客人已经乘此机会,忙不迭的脱了个精光,像是一头雪白的肥猪。

  两位客人一起飞快的脱掉了袁晚芳的女仆装,雪白的身躯只剩下乳罩内裤和黑色的高跟鞋。

  「袁先生,您的女儿真是极品啊,这样雪白的身躯,每一寸抚摸起来都是极致的享受!」一个客人一边抚摸着袁晚芳,一边对旁边观赏的袁益则先生笑道。

  「对啊,袁先生,您可以和我们一起来吗?这样会使我们更加兴奋的!和乱伦的父女一起群交,真是想想就想射啊。」一个客人马上对袁益则做出了邀请。

  而那位脱光的先生已经乘机扯掉了袁晚芳的内裤,一边抚摸着肥美可爱的阴唇,一边舔弄着阴核,咕兹咕兹的含糊赞道:「袁小姐,请您把腿再张开一些,我想更清楚的欣赏您美妙的性器,啊,哦,为什么居然会有那么多蜜汁呢?」这位客人的舌头立刻让女儿起了反应:「哦,哦,不要啊,哦······太、太爽了,请,请继续探入一点好吧,啊!不要啊,您在让我发抖,哦,好难受啊······啊,啊,先生、先生······您让我的小穴感动好奇怪,啊啊,就像要是要撒尿一样······啊!我,我好像要不行了!」那位客人很得意的从女儿双腿间抬起头,笑道:「想要尿就尿吧,不必有任何顾忌,像是你这样美丽无比的仙子,喷出来的是圣水啊!」另外两位客人却继续邀请袁益则先生的加入,好希望父女乱伦群交的刺激让他们能有更高的感官享受。

  袁益则只好道歉道:「对不起,这里只有工作关系,而没有父女关系,所以,是不存在乱伦的!而且,我的加入是另一项收费项目。」「好吧,不管收多少费,我们请求您的加入!」一位客人立刻签下一张支票,袁益则看到支票的数目后,知道自己是无法再拒绝客人的要求了,只好为难的道,「好吧,我尽量满足各位的意愿。」说着,便挺着高昂着的鸡巴走到了女儿面前。

  那两位客人立刻兴奋了起来,其中一个直接命令道:「请做父亲的好好爱抚女儿的美乳,可以吗?」

  这不是过分的要求,袁益则褪下女儿的乳罩,一只手揉搓着女儿雪白丰满的美乳,一只手却很有技巧的捻动着女儿美丽的乳头。

  「怎么样,让你感到困惑吗?」袁益则关心的问道,调节着自己手掌的力度。

  「哦,哦,不!」乳房和小穴同时被攻击的女儿更放浪的叫嚷了起来,「啊,啊,好舒服·····父亲的技巧一向是很赞的,啊,啊真的好舒服······哦,求您再用点力好吗?」

  「真是淫荡的画面啊!」一个客人立刻将粗短而味道很大的鸡巴塞入了女儿口中,而另一位客人却捧着袁晚芳美丽雪白的小脚仔细认真的一个个脚趾舔弄了起来。

  「啊!哦,我忍不住了!」兹,女儿在被四个客人一起刺激下,终于腰一挺,一股晶莹发黄的汁液便直从小穴射了出去。

  「哇,是喷潮啊,真是好美妙的情景!」那位客人站起身来,要求和袁益则先生调换位置,好让袁晚芳跨坐到他高耸的鸡巴上。

  袁益则当然要满足客人的要求,让那位客人平躺在红色沙发上,而亲手扶着已经浑身发软的女儿慢慢坐到了客人的鸡巴上。

  「哦,啊······客人,您的鸡巴好大啊······哦,哦,好美啊,可以再用点力气吗?哦!你太厉害了······啊,啊,鸡巴要肏穿我了啊!」女儿一边耸动着雪白的屁股配合着身下男人的肏干,一边放浪形骸的淫声大叫着。

  「好淫荡可爱的女儿啊!」一位客人站在沙发上,用鸡巴直肏入了大张着嘴巴的女儿口中。

  另一位客人却蹲在一边,一边抚摸着袁晚芳不停摇晃乱摆的丰满乳房,一边却吞着口水不停的撸动鸡巴。

  袁益则为客人的服务一向都很尽心,好心的提醒他道:「先生,我女儿的屁眼也很棒的,您可以试试,你刚才支付的支票足够您享受所有服务了。」「哦,真的吗?」那为客人立刻压低了袁晚芳的脊背,好让袁晚芳的屁眼最大限度的露了出来,「哦,真是好可爱的屁眼啊,菊花纹很有规律啊,而且是粉嫩色泽啊。」

  「可以吗?」那位客人伸出小指头问道。

  「当然!」

  「哦,啊,啊,好、好难受啊······屁眼好胀,啊,啊,请您温柔一点,哦,哦,好奇怪的感觉啊······啊啊,像是要撕开一样啊,哦,客人,请温柔一点啊!」随着那位客人小指头的慢慢钻入,女儿袁晚芳又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

  袁益则用手掰开女儿的双臀,即是监督客人不对女儿造成伤害,又履行服务精神道:「现在,多蘸点唾液,可以用两根指头慢慢伸入!」袁益则虽然尽力用服务的精神来指点客人,可是指导陌生人来开发自己女儿的肛门,还是让他的鸡巴迅速胀大了起来。

  「哦,哦,屁眼好爽啊,啊啊······客人,请温柔一点啊,晚芳会感到困惑的······哦,好胀!」客人两根手指在女儿肛门中缓缓转动时,发现了袁益则鸡巴的变化,立刻改变了原来的想法:「袁先生,您可以插自己女儿的屁眼吗?」

  「这个,难道您?」袁益则不清楚客人为何突然改变了想法。

  客人双手一边不停的抚摸着女儿雪白光洁的肌肤,一边道:「抱歉,我发现观赏二位的表演反而会令我更兴奋!可以吗?对了,不是乱伦,只是按照客人的吩咐去做而已!」

  「好吧,如果您坚持的话!」女儿美丽的屁眼当然对袁益则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且,这可是客人的吩咐,绝不是什么乱伦,袁益则立刻将鸡巴慢慢钻入了女儿的肛门中:「怎么样,舒服吗?」

  「啊啊啊,好,好爽!」躺在沙发上的客人已经射了一发,立刻站了起来,和做口交的那位先生换个位置,将自己软塌塌的沾满了精液的鸡巴全塞入了女儿的口中。

  那位口交完的客人要求袁益则躺在沙发上继续肏干自己女儿的屁眼,而将袁晚芳的小穴完全朝上暴露了出来,一边抚摸着沾满了淫水的粉白小穴,一边夸赞道:「小姐您的小穴可真是漂亮!」

  女儿袁晚芳嘴里塞着半软大鸡巴,呜呜的说不出话来,可还是一挺小穴,表示对客人赞扬的感谢。

  「真是太美了!完全受不了啊!」客人立刻趴在了袁晚芳的身上,配合着下面袁益则先生对屁眼的抽插,慢慢的用鸡巴肏了进去,「袁益则先生,请和我配合好,这样才能把你女儿继续肏到高潮,对,对,就是这样,我出你进,你进我出,哦,好!对对,很好,先慢慢来,这样会让您的女儿感到极致快乐的!」「真是感谢您的指教!」袁益则的鸡巴在女儿的直肠中感受着另一条鸡巴的进出,慢慢的和客人配合着。

  这样肏干的效果非常好,女儿终于忍不住吐出口中的鸡巴,啊的一声淫叫,已经再次忍不住撒了一沙发的「圣水」。

  「好了,我的鸡巴又硬了!」那位被口交的先生要求和袁益则调换位置,接管了肛门肏干权,很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啊,好爽,啊······前后都好胀啊,不论是小穴还是屁眼······啊,啊好美,客人您真的好强啊,哦,晚芳要受不了了,啊啊,大鸡巴哥哥肏死我吧,哦······两位哥哥实在太厉害了,哦,真是好棒的感觉啊!」那位一直观赏的客人就忍不住揪住袁晚芳小姐的乳房道:「说,你是不是贱婊子,想不想继续被你亲生父亲肏屄,说,你不是乱伦的贱婊子,需要不需要更大鸡巴来肏满你身上所有洞口!」

  「哦,哦,我是贱人······我是荡妇,我时刻都需要鸡巴来满足我啊,哦,好美······啊,请拼命蹂躏我吧,啊哦·····嗯,袁晚芳是个淫荡的女儿,天上就热爱鸡巴啊!我操我啊!」一向很少说脏话的女儿居然说出这么多令人难堪的话来,看来女儿确实已经完全沉迷在肉欲中了。

  那位先生听的终于忍不住射了女儿袁晚芳一脸浓稠的精液,顺便还要求袁益则先生用鸡巴继续肏干自己女儿的小口,说着撕了一卷卫生纸,继续用非常有兴味的眼神来观看这场精彩活春宫。

  袁益则当然乐意从命,整整一个晚上,他按照客人的吩咐,在女儿口中、小穴和屁眼中都分别射了一炮,有个好像射了两次,虽然很过瘾,但似乎忘记了带套,真是麻烦,必须做一场检查。

  三位客人当然更是拼命用各种法子来享受和肏干着女儿美丽的娇躯,三个人用各种体位,在床上,沙发上,厨房中,地板上,卫生间,凉台等种种地方尽情享受了肉欲的放纵,当然,其中都会一定要去袁益则先生的加入。

  三位客人走的时候都表示非常的满意,并申明下次一定会来的。

  袁益则先生也礼貌的表示了对客人下次光临的期待和欢迎,并解释道:「玉香苑一共有五层,每层都有五个房间,您只享受了一个房间,还有二十五种享受等着您呢!而且,我保证,每个房间的佳丽都绝不次于我的爱女,而且,更有胜过者。」

  三位客人更加表示一定要来,到时候还会邀请袁益则先生一起参加肏屄大会。

  把三位客人送走,袁益则走入房间,看着瘫软在精液以及各种体液中的美丽女儿,摇头叹息一声,抱起了女儿小声说道:「唉,这么大了,还是需呀父亲给你洗澡啊,哎呀你看,连屁眼中都灌了这么多精液,唉,这要洗多久啊?真是苦命的老爸啊。」

  字节数:13254

【完】

上一篇:淫乱的父女 下一篇:爷爷轮翻干著两母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