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慈母的爱


“骚妈妈,儿子回来了。”李红军打开门,大声喊着妈妈唐雨柔。

  雨柔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兴的向儿子怀里扑去,“嗯——,坏孩子,不许叫人家骚妈妈。”

  “呵呵,那好,我的乖妈妈,来亲一口。”

  啵——,红军狠狠亲了妈妈小嫩嘴一口,双手一边揉妈妈的肥屁股一边说:
“说,乖妈妈的骚屁屁今天有没有发痒。”

  “嗯,小军坏死了,没有,”雨柔脸儿羞的通红。

  “真的没有吗,呵呵,那小菊花怎么好像湿湿的。”

  红军隔着睡衣用手指点击妈妈的屁眼和蜜穴,觉得那里好湿。

  “嗯——,不想你的时候就不痒,想你的时候就痒。”

  “呵呵,骚妈妈,骚屁屁,还敢说自己不骚。”

  “嗯——,妈妈只在你面前骚,妈妈只愿意骚给你看。”雨柔美目含情,看着儿子。

  “那好,还不赶快撅起你肥肥的屁股蛋子给儿子。”李红军脱掉妈妈的睡衣,赤裸白嫩的成熟女人肉体露出来,妈妈羞赧的转过身,屁股上的肉又白又嫩,“是像小狗那样吗?”

  “不对,是像母狗那样,撅起肥肥的大屁股,我想了一天了,满脑子都是妈妈恼人的屁股。”

  雨柔听话的趴在地上撅起屁股,粉红色的屁眼显得很湿润,肛门微微蠕动,任何人都能确定,那是一个发情的屁眼,足可与下面的蜜穴媲美,拥有这样屁眼的熟美妇人,一定是个天生迷恋肛交的骚货。


  “呵呵,妈妈的屁眼又发情了,我的肉棒也硬了,我要进来了。”

  动情的呻吟,疯狂的抽插,大棒扬起,直奔发情的屁眼而去,蹂躏那汁液粘稠的嫩肠深处,母亲雨柔眼光迷离,儿子干她屁眼的过程中,肉棒隔肠摩擦到子宫最柔软的部分,使那里激动的收缩,分泌出一股股爱液。李红军一边狂操妈妈的屁眼,一边揉压妈妈雪白肥软的大屁股,肆意使面团一样的白屁股变形。高潮攀来,终于随着妈妈的一声长吟,母子两人都达到了颠峰。

  雨柔躺在儿子怀里,久久不愿分开,李红军抱着绵软的妈妈,看她眼光迷离的憨态,调侃起来,“我的骚妈妈,平常是受人尊敬的人民教师,结果在儿子的征服下,被干屁眼都能达到高潮。”

  雨柔脸儿烫烫的,就贴在儿子肌肉坚实的胸膛上烫他的心窝,口里喃喃的撒娇,“坏儿子,坏小军,军哥哥,妈妈是你的,妈妈的屁眼为你开放,在你面前,妈妈不由自主的就想骚,嗯——,不许笑妈妈。”

  红军感受着妈妈娇美的脸蛋贴在胸膛上,一只手捋她额边的秀发,一只手抚摸妈妈的肉屁股。将美丽母亲温柔绵软的肉体搂在怀中,看她痴痴依偎着你的样子,做男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不一会,肉棒又坚硬如铁,高傲的翘起来了。

  雨柔伸出纤纤柔荑,抚摸那大棒,眼光迷失起来,红军促狭的狠狠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然后用手指挑逗菊花和蜜穴,说道,“骚宝贝妈妈,摸什么呢,又想要了?”


  “嗯——,坏儿子,妈妈前面的小肉嘴你还没喂呢。”

  “呵呵,自己爬上去,我要玩你的大奶子。”

  雨柔高兴的爬上儿子的大棒,对准那昂扬的炮管,屁股一沉,使蜜穴紧紧抱住,身体上下动起来,白嫩的大奶子欢乐的飞腾。红军趁机捉那鲜艳的乳头,揪住了,用力拉,妈妈在刺激中很快达到了第二个高潮。

  高潮后的母亲伏在儿子胸膛上娇喘吁吁,儿子揪着母亲屁股上的肉玩着,一边咬妈妈的耳垂,温柔的说道:“骚宝贝,什么时候才真正做我的妻子。”

  “嗯——,妈妈现在不就是你的妻子吗,你看现在是暑假,妈妈不用上班,就每天待在家里,想着你,爱着你,做你的贤妻良母。嘻嘻。”雨柔说着都觉得不好意思,就这样把全身心都给了儿子,既是贤妻,又是良母。

  看她娇样,红军爱吻她一下,说道,“我要你真正嫁给我,像真正的夫妻那样,我要你穿上婚纱和我一起进教堂。”

  “嗯——,那,不可以啦,好羞好羞啊。哪有妈妈嫁给亲生儿子的?”

  “为什么不行?我就要,我还要别人知道,我娶的就是我的亲生妈妈。”

  “坏儿子,妈妈什么都愿意给你,但那样妈妈实在接受不了啊。”

  “哼,”红军故意装出生气的样子,把雨柔轻轻推开,“还说什么我是你最爱的男人。”


  其实红军只是存心开个玩笑,并非真的逼她嫁,可善良的妈妈雨柔却着急了,美丽的大眼睛红了,扑回儿子的怀里说,“小军,不要生气好么,其实妈妈做梦都想穿上婚纱和你走进教堂的,然后给你生孩子。如果你真的想娶妈妈,我们去一个偏僻的教堂好么?你想要什么妈妈都给你,不要推开妈妈,妈妈会哭的,搂紧妈妈好么。”

  看她娇憨的样子,红军真的爱死了,怜惜的搂紧她,吻她的美丽的眼,小巧的鼻,嫩软的嘴,长长的吻,吻过后,母子相视而笑,爱意绵绵。

  “妈妈,你是我的宝贝,我永远永远爱你。”

  “真的吗,那你爱妈妈什么?”

  “爱你的屁股,大腿,蜜穴,奶子,爱你撅着屁股发骚的样子,爱你蠕动的肛门,爱你的眼睛,鼻子,小嘴,耳朵,爱你的肚脐眼,爱你的香舌,爱你的乳晕,总之,爱你的一切,爱你,妈妈。”

  “呵呵,小坏蛋,来,征服妈妈的屁股,大腿,蜜穴,奶子,总之征服你爱的一切。”雨柔调皮的撅起香肥的大屁股,红军大棒如铁,开始了第三次儿子对母亲的征服。



  “好儿子,好丈夫,给了妈妈三次,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饭。”雨柔恋恋不舍的从儿子怀里离开,去浴室里冲洗干净,光裸着身子穿上一件围裙,丰满的屁股露在后面,随着做饭的动作一颤一颤的。红军就躺在地上,欣赏着美艳的母亲。
  唐雨柔在很年轻的20岁时就生下了红军,今年才35岁,保养的非常好,更因为天生皮肤娇嫩,年龄使她更加迷人,越加成熟美丽,她拥有1米66的丰满身材,那浑圆翘耸的丰臀,修长丰腴的大腿,饱满的酥乳,让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想入非非。但她只爱她的儿子。

  不用说,李红军今年虽然仅15岁,却早熟得很,大肉棒发育的比成年人还可怕,而且天赋异禀,勃起时坚硬如铁,从9岁起,李红军就对女人的肉体产生强烈的兴趣,当然,肥水不流外人田,最让他日思夜想的,自然是妈妈这个肉感的成熟美女。

  李红军的父亲叫李卫东,在红军10岁那年车祸不幸去世了,从此,红军就和妈妈唐雨柔两人相依为命。

  也正是在那一年,红军坚定了征服妈妈的信念,经过几年的努力,从感情到生活,一点一滴燃起母亲对自己的爱情,同时小红军不停锻炼着体魄,磨炼着自己,终于长成一个小小男子汉,到15岁的时候,个头已经有1米75高,浑身肌肉健美发达,已经能够给任何一个女人充分的安全感了。于是,相爱的母子逐渐踏破禁忌,走入母子性爱的天堂,妈妈终于被儿子征服了。

  唐雨柔相信自己是幸福的,对丈夫其实她本来就不爱,是那个年代组织介绍的结果,雨柔喜欢歌唱跳舞,却因为丈夫是党员嫁给他,也放弃了自己的兴趣,而改到学校里当了一名音乐教师。不过幸运的是,她有一个心爱的儿子,丈夫死后,看着红军一天天长大,是雨柔最大的安慰,直到35岁,终于接受儿子的求爱,幸福的被儿子征服。

  不一会,饭做好了,母子俩愉快的晚餐,吃完后共同入浴,接着又是颠鸾倒凤。

  第二天清晨,搂着妈妈唐雨柔一身娇嫩白肉还在呼呼大睡的李红军,突然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

  红军丢开妈妈,不耐烦的冲话筒喊,“喂,他妈的谁啊?”

  “军哥,我是小强,没想到你刚起,搂着妞儿睡觉呢吧?”

  “操,你小子,妞个屁,你亲妈还差不多,你大哥我在自己家呢,这么早有什么事,鸡巴让母狗叼走了吗?”打电话的小强是红军的铁哥们之一,年龄其实差不多,但是红军身强力大,打架时候又凶又狠,被兄弟们尊称为大哥。红军和哥们说话的时候,无拘无束,暴露着天生的野性。

  “呵呵,兄弟没有大哥的好福气,没有妞啊,大哥可不一样,昨晚一定是又神勇了一番。”小强一直对红军特崇拜,觉得红军哪都比自己厉害,所以赞美的话也说得特别由衷,让红军听了很受用。这时看见身边醒了的妈妈一身白肉蠕动着朝自己怀里凑过来,红军故意使个坏,突然在妈妈的大屁股蛋子上狠狠的拍了一巴掌,啪的声音特别响。

  小强隔着电话听着很兴奋,“哈哈,大哥啊,兄弟俺果然说的没错啊。这是哪个娘们的屁股啊?”

  “哈哈,这个香美的大屁股蛋儿,是你哥哥我专有的,屁股又大又圆的熟妇,小屁眼还是他妈粉红色的,哈哈。”红军故意大声说着,另一只手分开雨柔深深的臀沟,戳那里面潮湿的小屁眼。雨柔羞得把脸深埋在儿子胸膛上,儿子在同学电话里公然调戏自己,耻辱感让雨柔更兴奋,大屁股随着儿子的手指扭动着。

  “大哥真厉害啊,小弟佩服得五体投地。今天这么早找大哥,还有一件事。”

  “快说啦?难道是炼油厂的人有动静吗?”

  “嗨,倒不是这个,炼油厂的已经被打出尿了,还敢动弹,是小上海,说有事,想找大哥帮忙。”

  “哦,这个娘娘腔,躲在家里,我以为他妈的不敢见咱们了,原来还活着,上次还欠咱哥们办事费呐,这次老账新账一起来,搞他一笔。”

  “好啊,都听大哥的,兄弟们我都叫齐了,今天小上海请咱们去他家吃饭,就等大哥你啦。”

  “他妈的,这个小逼痒会做个屁饭,有什么好吃的;叫他出钱给兄弟去大酒店。”

  “嗨,大哥,不光是饭,还有他妈……”

  “他妈的,妈了巴子,你罗嗦没完了,哥哥知道了,一会就过去,你们几个等着,就这么着。”说完红军合上电话,暗暗会心笑了笑,观察偎在自己身上的妈妈,没有听出小强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幸好,红军庆幸,他知道,妈妈雨柔最受不了的就是他找其它女人,妈妈是真的全身心的爱他,可以为自己做一切事,但就是不能忍受被儿子冷落,如果知道他还找别的女人,妈妈会好伤心,而他也爱妈妈,不想让她伤心。

  雨柔躺在儿子怀里听,回忆起这几年,儿子不好好上学,越来越野,在痞子流氓里面混,自己和他吵过多少回都没用,儿子好像天生就是烈马,不服管教,最后只好自己妥协,天天在家里提心吊胆,以泪洗面。特别当小穴和屁眼被儿子征服后,雨柔感觉上更成了儿子的女人,每当儿子出去,就更担心,更害怕,一个人躺在床上,任由紧缩成熟的屁眼为思念儿子而发痒。



  红军看妈妈在自己怀里发愣,恶作剧的又拍了妈妈的大屁股一巴掌,“骚妈妈,想什么呢,像个花痴一样,是不是昨晚让我干傻了。”

  雨柔忽然泪花莹莹,扬起梨花带雨的美丽脸儿,撅着小嘴娇嗔道,“干吧,干吧,你是坏儿子,坏男人,你索性把妈妈干傻吧,妈妈傻了就不用为你担心了。”

  “呵呵,肥屁股的傻妈妈,”红军用力捏着雨柔屁股上的白肉,“儿子就喜欢你这娇憨的味,我爱你,唐雨柔,我的花痴妈妈,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干你,把你干傻,把你干死。”

  儿子野性十足的狠话让雨柔听在心里触动巨大,底下春潮泛滥起来,大屁股扭动着,成熟的屁眼一缩一缩的冒出丝丝热气。

  “你坏,坏死了,但是,妈妈爱你,军,你说一辈子,真的吗?”

  “真的,一辈子插你的屁眼,干你的小穴,一辈子爱你,花痴母。”

  “嗯——,小军丈夫,小军哥哥,你要是骗妈妈,就骗妈妈一辈子好么?”

  “呵呵,我爱你,骚妈,当然是一辈子。不过我现在要出门了。”

  雨柔突然哇的一声哭起来,拼命搂著儿子,扭着腰肢撒娇道,“不嘛,不嘛,我就知道电话没好事,你又要出去打架了是不是,我不让你出去,”泪花一闪一闪的,小瑶鼻一抽一抽的,雨柔深情的吻儿子,幽怨的说,“留下来,一整天陪妈妈好么,妈妈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牛肉面。”

  “真的有事要出去,柔柔,”红军煽情的呼唤妈妈小名,“我的乖柔柔,现在治安很乱,很多家的女人都被欺负,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人,我们这些无赖在这一带混,就是为了打出一片地盘,保护好我们的女人,我们的母亲。”

  红军忽然一段深情的表白,快让雨柔融化了,像恋爱中的女人一样哭得烟雨朦朦,当然是幸福的哭,浑身上下为爱人流出女人那特有的透明晶莹的各种液体。

  “军,柔柔爱你。柔柔是你的女人。”

  “呵呵,傻妈妈,我知道了。来,走之前,儿子再让你的小穴流一次蜜。”

说着红军抓起妈妈两条肥嫩的腿儿,抬起来,以老汉推车的姿势,以清晨坚硬如金刚石的大棒,向母亲成熟温软的蜜穴里冲了进去。

(全书完)

上一篇:我是公公的牲口 下一篇:妈妈是个卖屄女